沃顿商学院 (Wharton) 2011新年专访

21已有 1855 次阅读  2011-07-04 16:02   标签沃顿商学院  沃顿MBA  主持人  全球经济  发源地  中国 

  沃顿商学院

  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位于费城,被誉为现代MBA发源地。沃顿商学院创立于1881年,是美国第一所大学商学院,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学术声誉首屈一指的商学院。沃顿在各个主要的经济专业领域研究以及管理教育水平方面都有极高的声誉,在美国商学院各种排名中一直名列前茅。一直被认为是全美最具有开拓精神、创新意识和国际化视角的商学院。

  沃顿商学院主管对外事务副院长Sam Lundquist此次来华,他将为我们分析沃顿的优势和独特之处,透露此次聚焦中国市场的目的,以及详解面对瞬息万变的全球经济形势,沃顿的变革和创新。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首先你能否介绍一下“主管对外事务副院长”这一头衔,以帮助我们了解你的具体职责是什么?

  山姆·伦德奎斯特:当然可以。我是沃顿商学院主管对外事务副院长,我的主要职责是负责沃顿商学院下属所有学校以及所有校友关系的维护与沟通,同时我也负责学院所有的筹款工作。

  主持人:现在我们的中国观众都十分好奇的是,你此时为什么到中国来。在正式开始采访之前,山姆告诉我,上一次你来中国是1995。这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那么能否透露一下你此次中国之行的目的?

  山姆·伦德奎斯特:首先我要说的是,1995年我来中国的第一个理由是,我当时是沃顿商学院负责MBA项目的主任。所要我要负责与MBA项目申请人合作与联系,并决定谁能有资格去沃顿攻读MBA。那段经历使我得以访问北京,也使我首次有机会为沃顿商学院在中国录取优秀的学生。这是一段十分令人兴奋的经历,我得以见到并了解很多想去国外攻读MBA项目的中国学生。此时我再次造访中国,我的使命已经不是负责MBA项目了。但是我再次来到中国北京,我的新任务是尽可能造访很多重要人物,维护沃顿商学院MBA的中国校友网,因为对于沃顿来说,维护与中国的关系,维护与中国校友的关系,维护与中国商界的关系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我会尽全力去拜访那些致力于与沃顿建立更紧密合作关系的决策者,加强沃顿与中国商界的联系。

  主持人:那么我想你来中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把沃顿介绍给中国人民。尽管沃顿商学院是举世闻名的顶级商学院,但是很多普通中国人对沃顿并不了解。那么,你能否详细介绍一下沃顿商学院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我们当然认为,沃顿是世界上最好的商学院。我想了解沃顿商学院最重要、也是最特别的一点是,沃顿商学院的教育囊括了高等院校的所有学位层次教育。我们拥有本科学士教育,也有硕士研究生教育,这也是中国学生说最为熟悉的,同时我们也提供博士层次的教育。那些立志从事商科学术研究的人可以放心申请沃顿商学院的博士学位。

  总体上看,在本科层次上,我们的规模大约是2000人,每年大约招生400-500名学生。在MBA层次上,我们每年招收规模大约是800人,总的规模大约是1600人。而在博士教育层次上,每次的全球的招生规模大约是200-300名。

  所以沃顿实际上是规模很大的商学院,也是提供学历教育十分全面的商学院。我们为很多人提供了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

  主持人:那么每年申请沃顿商学院的学生有多少呢?我知道,虽然沃顿商学院的规模很大,但是全球每年申请沃顿商学院的学生更多。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要想进入沃顿商学院非常难,竞争十分激烈。

  主持人:是的,和我想象的一样。

  山姆·伦德奎斯特:总体看,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这是我们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总共有12个下属学院,宾夕法尼亚每年接受的申请人数接近3万人,而最终只会录取2000名学生,所以想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而对于申请沃顿商学院的硕士学位,每年的申请总人数接近8000人,而录取人数是800人,接近10比1的比例。

  主持人:总录取比例是10比1。那么和其他的商学院相比,沃顿商学院的特别之处在哪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我强烈的感觉到,沃顿商学院的特点之一就是其项目与课程的全面性。因为沃顿商学院的规模很大,我们得以拥有众多在不同领域颇有建树的专家和学者。历史上,沃顿商学院一直以金融学而举世闻名,美国的其他商学院也都只是在某一领域学有建树。但是,除了金融学之外,沃顿商学院也有很多其他有实力的学科,比如市场营销、管理学、领导学、谈判学等,所以你很难简单地把沃顿归结为某一类专业的商学院。

  主持人:一方面沃顿商学院的录取比例为10比1,那么沃顿商学院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如何呢?毕业之后,他们一般在公司或者组织机构中担任什么职位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在这个问题上,我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说,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在公司里担任十分重要的领导职务。

  主持人:我猜想,他们很多可以担任大公司的领导职务。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同样的,我们也很难将我们的毕业生归为某一单一职业去向的类型。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从事的职业是多样的。一般来说,这些学生毕业之后会去企业担任领导职务,为企业做重要的决策,制定企业战略等,我把这些归为那些比较正统的沃顿毕业生。

  但是我们也有很多具有极强企业家精神的毕业生,很多毕业生毕业后会选择自主创业,用新的智慧和财富去推进自己企业的发展,因为他们具备新的思想,这些新思想给予了他们推动企业发展与创新的新机遇。

  主持人:你手头有具体的数据吗,到底有多大比例的毕业生会去企业担任领导职务,又有多少毕业生在毕业后选择创业当企业家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毕业生的选择并不是和人的期望是一致的。许多人会在毕业之后立即去公司工作,因为为了攻读MBA项目,他们需要离职两年,所以毕业后会去公司工作。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他们中的大多数,我想大约98%的人会选择正统的道路,到公司任职赚取薪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们有能力从正统的职业中解放出来之时,他们可能会冒更大的风险,选择创业自己当企业家。

  主持人:在你的心里,如果我问你沃顿所能给予学生的最重要的东西,那么会是什么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我能列举三项吗?

  主持人:当然。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这是很好的探讨,去讨论沃顿商学院的三个战略支柱。他们分别是三个不同的领域,有助于塑造沃顿商学院的未来。

  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的社会责任战略。这是基于一种假定与预期,即沃顿商学院的项目是有利于整个社会的。沃顿想要我们的毕业生做好事,所以他们毕业后就会有利于社会。我们相信,经济力量对社会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我们的学生可以走出校门,帮助那些不幸的人,参与慈善组织和社会活动,这些都是很好的做法。但是,同样经济财富为每一个人提供了工作与财富。所以我们坚信,这些都是一个美好社会的基础,我们再此方面有着战略计划,要把这些社会理想实现。

  第二个支柱是全球化。历史上看,沃顿商学院一直是一所国际化的学校。我们的教师与课程,其话题也远不是仅限于美国国界之内。因为,超过1/3的沃顿学生都是来自美国以外的留学生,所以很重要的是,我们的课程要和这些学生紧密相关,这样他们才能学习国际化的商业课程。但是同样重要的是,美国本土的学生也要了解和学习美国以外的世界知识。所以我们的学术课程十分国际化,我们的支持项目也是十分国际化的。这也是我来中国的原因。

  主持人:那么第三个支柱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第三个支柱是最新的概念,也是十分激动人心的。这对于我之前跟你提到的企业家精神是有帮助作用的,这就是创新战略。沃顿的教授们设置了很多模拟企业进行战略决策的案例,以帮助理解怎样做出有利于创新的决策。也就是当你拥有1000种想法时,你怎么可以发现,你最想实现的一两种想法。所以沃顿商学院的院长十分英明,他告诉我们的教师,让我们自己来完成这些事情吧,让我们想一想沃顿怎么样一直保持创新,一直保持在一流商学院的行列。

  这就是沃顿的三个战略支柱。首先是社会责任,还有全球化与创新。

  新经济形势下 沃顿商学院的变革

  主持人:我们听到了一个消息与我们的问题相关。沃顿降低了学生的申请标准,对于工作经验少于两年的学生也可以申请MBA。甚至于你也说道,本科毕业的学生也可以在毕业之后直接申请MBA项目。那么沃顿降低标准的原因是什么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沃顿其实一直是以市场为导向的。我们是根据市场做出反应的。市场其中之一就是对MBA的需求。在过去的20到25年中,申请学生的年龄在增长,已经步入中年,这是申请名额有限方面的原因。人们发现,为了获取更多的工作经验,在毕业到继续攻读商学院之前,尽量延长工作年限是有利的选择。但是我想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经济形势恶化了,许多人发现,在经济复苏中暂时去商学院学习是不错的选择。如果这种判断正确的话,我们可以预期,我们的申请名额会增加,也就是说,申请人的年龄可能会比从前的大,也可能会比从前的小。

  现在我们让市场决定,什么样的人可以进入沃顿学习。现在沃顿的MBA课程也在改变,我们与教授们在一起讨论的中心议题是,我们未来的学生最理想的状况是什么样的。我们讨论的结果是,教授们强力的意识到,从学术以及经验方面看,学生来源必须是多元的。许多工作经验三年的学生,他们都拥有出色的学识以及学术热情,这些学生当然也是教授们乐于接受的。

  主持人:工作经验对于MBA项目到底有多重要呢?举例来说,刚毕业的学生也可以申请MBA,或许他们在大学时,通过做一些兼职和实习,他们同样可以获得一些工作经验。

  山姆·伦德奎斯特:你说的非常对。在这一问题上,你的直觉非常好。因为在许多方面来说,沃顿商学院是不会录取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学生的。所以很多毕业之后直接申请沃顿,或者工作仅仅两年就申请沃顿的学生已经具备了很多工作经验,也许这种工作经验不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那样。我了解,现在沃顿商学院的许多本科生中,他们实际上已经是企业家了,在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尽管他们还只是学生。从沃顿的角度看,这些学生我们是感兴趣的。也许他们的年龄会比其他学生小4到5岁,但是他们和那些年长的学生拥有同等的工作经验。从主动性、创造力、创业动力等等各方面,他们都好不逊色,尽管他们的年纪可能更为年轻。

  主持人:我同意你说的。这是在经济复苏中,沃顿进行的改变。有一种说法认为,金融危机对经济形势不利,但是对于教育确是好时机,尤其是MBA。对此你怎么看呢?沃顿的形势怎么样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因为我从前负责沃顿的MBA项目,所以我同意你的观点。从各个方面来看,这都不是自吹自擂说大话,因为这根本不是。但是我确实发现,MBA项目几乎是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本来选择工作的人而不能工作,这不是工作的好时机。在经济形势强劲的时候,人们会更愿意冒险,暂时放弃工作,因为他们十分自信,在毕业之后更好的工作在等着他们。因此无论在经济好还是坏的时候,对于MBA的需求都十分旺盛。

  主持人:你认为2011年的经济形势怎么样,是好时候还是坏时候?

  山姆·伦德奎斯特:我认为介于中间状态。你知道,我们正处于经济复苏之中,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所以有很多人希望明年开始在商学院学习,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会向他们敞开大门,我希望我们有足够的空间能够接纳这些人。但是也有很多人认识到,如果他们在2011年开始上商学院,2013年毕业的时候或许经济形势就很好了,所以他们会推迟工作,在未来两年学习。

  主持人:但是我想,任何时候对教育来说,都是好时候。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我喜欢你的判断模式。

  主持人:沃顿的学生在课堂上学习了很多商业案例,那么沃顿怎么保证,学生在沃顿所学习的理论与案例会与他们自己的商业经历想契合呢?尤其是一些学生是来自国外的留学生,一些学生毕业后会离开美国,或许会来中国,所有的环境都改变了。你会为这些学生做特别的安排吗?

  山姆·伦德奎斯特:这个问题是我最喜欢沃顿的原因。沃顿商学院以善于分析、定量研究而闻名,所以学生从沃顿毕业之后会养成分析事物运转的强烈意识。与此同时,我们也同意,光有理论是不够的,必须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所以在的课程中,我们会把所谓的“经验学习”课程最大化,我们会运用分析的、理论的视角,告诉学生,这些理论在实际中是怎么运用的。另外,这绝对不是讲在美国怎么用,而是在全球如何运用。

  我们的学生有机会参与一些项目,在暑假、课余时间间隙或者学期间隙他们可以把学到的知识在校外实践项目中运用。我们也有很多其他实践项目,在秋春两季的间隙,教授们会带着学生去访学,教授和压缩五天的课程。教授会带着学生访问企业,他们能听到行业领导人所反映的真实情况与案例,从而可以与课上所学结合起来。

  主持人:谢谢。

  主持人:最近,沃顿通过了对工商管理硕士(MBA)项目进行全面调整的决议。此次改革由学院全体员工民主投票决定,力度为学院17年来最大。你能否告诉我们,改革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沃顿为什么要进行如此之大的改革?

  山姆·伦德奎斯特:沃顿必须这样做。我已经谈到了沃顿的最低目标就是创新。我们必须不断地进行创新。如果我们不进行改变,我们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因为我们知道,世界在前进,我们必须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所以我们的教职员工都在十分认真地分析,作为商学院,我们未来面临的各种挑战是什么。这是十分棘手的问题,我们要怎样做才能保持强大呢?现在我们知道答案了,就是要不断地进行创新,而不是还是像过去17年那样继续做下去。要准确的定义现在进行的变革,变革正在从三个方面展开:

  第一方面就是在课堂上。教授们上课如何教学生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我们要从新梳理。在传统的MBA课程中,第一年是所谓的核心课程。大致说来,所有学生都要上同样的课程。第二年,学生会有一些选择。学生会选择自己的专业和部门。

  主持人:所有学校都这样做。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几乎所有学校都这样做。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今天也已经提到过,沃顿学生的背景是多元的,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国家,年纪也不一样,学历背景也不一样。文化背景也不一样。我们必须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新课程中,必须要对课堂进行改革,让学生在第一年有更多的灵活性。这样课程就不变过于冗繁,学生也可以尽快的根据既有的背景来构建他们新的知识体系。

  第二个方面是课外经验。在英语中我们管这叫“额外核心课程”,这也是学生在校园社区之所以是沃顿学生的核心课程。这可以是一个社交课程,比如我们如何在费城建立沃顿的人际网络,这是可以是一个我们所提供项目中的领导力课程。

  第三个方面是离开沃顿之后的生活。当你从沃顿毕业的时候,并享受沃顿校友网的自愿时,对于我们的沃顿师生来说,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我们应如何定义我们的沃顿校友网,在我们的学生已经毕业离校,沃顿如何保持对毕业生的重要性与联系性。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我的工作。我的问题就是,在学生毕业离校之后,沃顿怎样继续保持对他们的影响。新修改的课程作出了令人激动的宣言,沃顿向所有沃顿毕业生郑重承诺,在我们的毕业生离开学校之后,沃顿会在他们以后的人生中继续提供教育。

  主持人:在他们以后的人生中都提供教育,沃顿怎么做到这一点呢?通过互联网吗?

  山姆·伦德奎斯特:通过一系列组合的手段。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有十分出色的管理学教育项目,我们会向全球的沃顿学生教授这一课程。我们在费城有分校,我们在旧金山也有分校。我来中国的另一原因也是,对在中国设立分校进行评估。如果你继续向前看,我们会在世界其他地方建更多的分校。包括欧洲、南亚、拉美等地区。所以我们十分激动地是,我们正在全球建立沃顿的分校,这样我们的毕业生能够在毕业之后继续上沃顿的课程,而且还是免费的,我们正在为我们的毕业生进行投资,使他们每七年接受一项新课程,或者是关于某项新科技,或者是对他们毕业之后已经变化的专业知识进行更新。但是你也为这一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建议,我们可以提供网上知识,这样可以使我们毕业生的知识结构保持更新。我们已经有了“沃顿知识在线”,而且还有中文版的,我们也有一些数字出版物,这样可以使沃顿教授的著作通过数字手段进行传播。

  沃顿商学院在中国的发展

  主持人:从你第一次来中国,15年过去了。现在的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15年前沃顿商学院MBA项目的中国留学生有多少,现在的数量又是多少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以前攻读沃顿商学院MBA项目的中国学生数量很少,这也是我首次来华的原因,因为我们想要招收更多的中国学生。时光倒回到上世纪90年代早期,沃顿和中国都十分清楚,中国的经济前景是光明的。所以中国的商业发展拥有巨大的机遇。沃顿强烈地意识到,我们可以为中国提供商业教育,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大潮中,那些在沃顿商学院受过教育并继续返回中国工作的学生素质将会更高,也更能帮助中国经济。事实上我们发现,这些学生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现在在中国,我们拥有1800名拿着沃顿学位的中国校友。这些沃顿校友是十分重要的人脉网络,他们熟悉沃顿商学院,他们接受了沃顿商学院的系统教育,并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主持人:这也就是你此次来中国的主要原因吧。我们现在想了解一些细节情况,你和中国的商学院有什么合作吗,这次来中国会有哪些合作项目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我们合作的方式很多也很快。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合作关系。有的合作关系是基于个人的,所以我们和沃顿的中国校友合作,这样有助于沃顿在中国建立强有力的校友人脉网络。这是我们与每个中国校友的合作。

  我们也十分重视发展与各种机构的关系。沃顿的某些中国校友是某些中国大企业的领导人,他们可以帮助沃顿发展与这些大企业的关系,这些公司可以为沃顿提供更多的优质生源,同时也可以为沃顿的毕业生提供实习和就业的机会,沃顿商学院也可以为这些公司培训员工然后再回到原公司工作。

  主持人:对于世界上所有的大企业来说,中国都是他们投资的重中之重,他们在中国进行了很多投资,扩展了生意。那么对于沃顿来说,中国市场到底有多重要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中国市场很重要。我这星期来北京,一件很明显的事,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小了。美国与中国的伙伴关系与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形成了相互依赖的格局,沃顿也成为这种格局的一部分。本周,我在北京见到了一位非中国籍的沃顿校友,他碰巧也在中国做生意,这清楚的表明了,我们的世界联系的是如此紧密。

  与此同时,我也从我们的中国校友那里了解到,他们要在世界其他地方扩展他们的业务。中国以及中国企业也在对他们的投资进行多元化,这不仅对于他们是令人激动地,但是对于世界经济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所以,你是对的,中国市场对沃顿非常重要,中国经济的强大也令人惊奇,所以沃顿应该成为中国与世界对话的一部分。

  主持人:那么你怎么打开中国市场呢?你会与中国的著名商学院合作吗,比如清华、北大,甚至还有长江商学院。或者采取其他措施,比如在中国开办分校等其他直接的措施。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我们确实和中国本土的商学院有合作项目,这些合作的基础都是人员与研究项目的合作。沃顿的教授们都很有兴趣研究中国,他们都有与中国大学的教授们约会联系的渠道,这样从这种学术的交流中,双方都有很多收获。教授们的天职就是生产新知识,所以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是与他们的专业息息相关的,沃顿的教授们很想到中国来,研究中国。这也是为什么与中国大学的合作项目如此重要的原因。

  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些措施是不够的,我们不可能老是派研究人员来中国。所以对沃顿来说,在中国拥有常态化的存在是十分重要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考虑在中国建立分校的原因之一,以建立沃顿在中国的永久存在。所以沃顿会一直在中国,中国人也一直可以直接在沃顿就学。所以在中国的分校可以让中国学生有更多机会进入沃顿,也使沃顿与中国的交流变成双向的互动交流。所以我们确有在中国开始分校的计划,我们正在讨论分校的地点问题,我们也在考虑为中国的分校提供什么样的项目与课程。我个人认为这些项目应该包括高级管理人员培训课程,这是我们的培训项目,是不提供学位的,但是中国公司可以与沃顿签订合同,将他们的管理人员送到沃顿培训。我们也可以提供高管MBA项目,至少是部分在中国,使之成为我们国际课程的一部分,让我们的MBA学生到中国待一段时间,学习中国,然后去下一站另一个国家。第三,我们可以在北京设立永久办事处。你知道,我们已经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但是如果我们也在北京设立办事处,那么对于扩大沃顿在北京、上海两地的影响都是很好的机遇。

  主持人:我时常听到,在中国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已经在商业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人,他们会选择去中国的商学院,因为在那里,他会认识很多中国同学。在毕业之后,他们会与自己的同学合作做生意。而如果他们去美国的话,这些人就不会有机会认识这种同学了。那么,你认为,同学关系在MBA教育里扮演什么角色呢?

  山姆·伦德奎斯特:对于中国拥有众多的商学院,我十分欢迎。因为他们满足了社会需求,你说的那些人都从中收获了很多。沃顿或许不会在这上面与这些学校竞争。

  我们沃顿想要在中国吸引的学生是那些致力于国际化的学生,或许这是沃顿所不同的地方。我已经说过,超过1/3的沃顿学生都是留学生,你很难找到所谓的民族痕迹。数据显示,1/3的沃顿学生持有的护照是非美国护照,这意味着什么呢?我知道很多美国人实际上非常国际化,他们在海外长大。我也见过持有非美国护照的人,他们生长在美国,但是比我还像美国人。所以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市场战略是国家化,我们会向中国的高官们说明,他们会从中收益,因为他们未来的职业发展与公司未来取决于国际化的网络,我想这才是沃顿在中国的优势所在。

  主持人:所以你一定和沃顿的学生进行了很多沟通。那么你认为,中国学生与美国学生有什么不同吗?

  山姆·伦德奎斯特:他们都很聪明。这是相同的地方。但是他们的经历完全不同。中美两国的学生从彼此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他们太不相同了。如果你看现在20、30岁的中国学生,如果你回到他们的童年,中国的变化都在他们还上初中的时候就发生了。他们的经历与世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而对于同年龄段的美国学生来说,他们在国家发展中的经历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想把这些学生搞到一块,互相学习各自的经历。

  但是相同的是,中美学生都很聪明,都很有上进心。他们也都想在沃顿这个社区中建立自己的影响。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或许不是你想回答的,但是我仍然想知道,是关于沃顿的竞争对手的。你如何看待其他著名商学院在中国的发展,比如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著名商学院。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我们知道所有美国顶尖的商学院都在努力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据我了解,很多学校,比如哈佛、芝加哥、耶鲁以及斯坦福都在加强与中国的合作,这与沃顿做的一样。而沃顿与这些学校不同的地方在于,沃顿的规模更大,因为我们还有本科生的项目。这一点为我们在中国进一步发展创造了巨大的便利条件,因为很多中国家长希望他们的孩子在沃顿完成他们的大学教育。当我问这些家长,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沃顿时,你知道,他们的回答很有意思,“为了上美国最好的大学,这是唯一的选择”。所以我们所处的市场位置十分有利。

  主持人:以上就是我的全部问题。最后,你可以对着我们的镜头向我们的中国观众说几句。或许他们有人正梦想着去沃顿求学,或许他们想进一步了解沃顿,所以请对观众说几句话吧。

  山姆·伦德奎斯特:是的,当然。我很荣幸来到这,在中国代表沃顿商学院。本周是很好的经历,让我重新认识了中国,了解这个国家目前面临的挑战,以及中国对世界经济的重要性。

  所以我们邀请你来沃顿商学院,不论你是想来美国读大学,还是想去美国的商学院攻读MBA,我们都希望沃顿能成为你的考虑选项之一。

  想要进入沃顿很难。我们的申请项目竞争很激烈。我的建议是,努力学习,成为一名优等生,你也应意识到,当我们把你视为沃顿的候选人员时,我们只是针对你个人。你在申请沃顿的时候,仅仅是中国人是不够的,你所要做的就是,展示你做过的大事情,让我们对你有深入全面的了解。欢迎你访问我们在费城的总部,也可以在线访问,去了解沃顿,以及我们的中国校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