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网友申请总结,大伙儿看个乐子。In@Duke, Notre Dame

该文章已被推荐到首页6已有 3319 次阅读  2013-05-09 18:00   标签MBA申请  GMAT考试 
网上看到一位网友写的自己的申请总结,很有意思,转过来分享一下。


结局,也是开始
周四晚上打明星三缺一,突然有一阵子开始狂胡牌,听什么来什么,还有一把起手就听牌,摸一张胡了。我当时就想:难道这是好兆头?说不定AO此时正在我的资料上mark:admitted.

周五傍晚接到Russell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刚到北京,在为省钱而订的酒店地下室房床上躺着。看到+000190的电话也没多想,以为又是推销保险的奇怪电话。Russell说恭喜你录取啦,我差点哭了。电话里我告诉他:哥长这么大,就没现在这么激动过,哪怕是当年噩梦般的高考完拿到通知书都没有;我也告诉他我现在就确定我会来Duke,决定早已做过。



缘起
10年公差去美国路过Boston,就探望了一个在哈佛做博士后的女同学,结果得知另一个女同学也刚到Boston,在MIT读MBA。跟她俩合了张影,也大概问了问美国MBA的情况。后来屡屡看到那张照片,我都感慨:那是我离Harvard MIT最近的一次;原来我离世界名校还能这么近。我那时还去摸了摸Harvard雕像的脚,事后验证了传言其实是骗人的。
11年夏天结了婚,婚后跟老婆商量的第一件事就是:谁考GMAT谁申请MBA。在一番思考讨论后,老婆大义凌然地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我。



Timing
12年4月底考完GMAT;5~7月打星际;7月中考完托福;7~8月打星际;9月到10月初申请了一个EA两个R1;10~11月等结果+工作无比忙;12月到1月初申请了三个学校的R2;2月面试;3月焦急等结果
我的Timing是很有问题的,G考的时间合适,T有些晚,选校没专门留时间,第一轮的申请很仓促,一、二轮之间光顾等没继续申。我是有多热爱星际啊,居然有4个月在打星际。



Package
考完GMAT时我的信心是爆棚的:这分数,这unique背景,简直就是哈佛在望MIT在握啊!当第一轮三个学校都是ding without interview的时候,我才无比沮丧地意识到这个游戏远没有那么简单。随后努力试图分析自己的弱点,发现:GPA2.9兴许是大软肋;推荐人可能不够格;essay没深度;没跟校友接触没了解学校;反正就是看自己哪里都不顺眼。我花了很多功夫努力客观地看待自己,不把自己全盘否定,向前看好好申请下一轮。等回过神儿来开始第二轮申请时也就剩二十多天了。
每次申请提交后的焦急等待中,我会去看过往被录取的大家的背景,大家的各种条件,试图拿自己的各方面跟别人的去比较去参考,以便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这其实都是徒劳。G考个760没什么了不起的,760被据的多了去了;GPA2.9拖后腿吗?似乎也没那么拖后腿;工作背景独特?那倒是好事,不过独特的背景招的总人数也少;推荐人的级别?跟大家说的一样,只要不是奥巴马给我写,只要推荐人不在信里写我的坏话,那谁推荐都差不多。
现在我算是走完了申请的全程,再回想MBA申请的Package的话,我会按以下比例大致分配权重:
GMAT 15%,TOEFL 5%, 本科学校及成绩5%, 工作经历20%,推荐人5%,essay 30%, 面试15%,运气5%
我当时仅仅因为GMAT考得凑合就狂妄,非常的二。
面试的比重没放很高,因为Duke的面试自我感觉极差,只面了半小时,总共问了不到5个常规大问题,我感觉自己罗哩八嗦一件事半天说不完,没聊多久就被宣告结束了。最后的结果却还好,录取后面试我的校友还打来电话祝贺,对面试中谈到的很多细节他都记得,我感到十分受宠。
而第一轮全ding第二轮三个学校拿了两个面试并都录取,关键区别是在essay上。



Essay
其实我第一轮的essay写得挺满意的,有一个剑桥毕业的加拿大朋友帮我review,写Yale的why MBA时激动得都有点按捺不住,每篇essay都改得一个词都不能删减了。那为什么全灭了呢?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字:word文档的属性里可以看到一个文件的修订号,我的第一轮几篇essay修订号分别是——HBS 约25;Tuck 约25;Yale 约20;第二轮的essay修订号——Duke 一篇489,一篇180;Notre Dame 89;Darden 84
修改word文档后每次保存这个修订号都增加一。单从这些数就看得出我第二轮写essay比第一轮付出的努力多得多。第二轮交完我跟我妈说这次写得挺满意,我妈说你第一轮也这么说来着。第一轮的essay自我感觉良好,那几个“要素”貌似还达得到,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
第二轮essay有改进的几个关键其实都是因为其他人:
一、一个Ross毕业的女同学(我们班女同学比男同学有出息)在得知我第一轮全挂后,毅然提出愿意帮我看看essay,事实上,第二轮的几篇essay第一稿到她手里基本都被她全面否定,原因是我根本没写出MBA essay应该写的内容,或说写法不符合游戏规则;
二、我老婆加入了团队。这个重要角色在我写第一轮essay的时候出差了,我尝到了essay没给她看就提交的恶果。Duke的25 things,有60%都是她想出来的,她是我最亲密却又很清醒的旁观者;Darden的contribution essay她给了关键建议;她提醒我们前CEO是沃顿EMBA毕业的,让我找他帮忙推荐也许有用(结果老爷子对他的本科学校Notre Dame热情远大于沃顿,推荐我申请ND了);她还帮我修改语言,润色文字,专八不是盖的。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没起作用,写why Duke时候好不容易才把内容控制在两页,因为我把Duke网站翻了个底朝天,能写的why实在是太多了;ND除了essay外需要一个四页的ppt,其中两张是我平生最满意的。



Networking
MBA是个Networking的游戏,而我比较木讷,对networking并不擅长。背景unique的代价是你很可能是你日常生活中第一个申请MBA的,没人给你演示该怎么玩,自己玩还不能半路存盘。我这趟申请中不知不觉已经动用了能想到的所有资源:找现老板、前同事、大学同学、前CEO等人分别写推荐信;认识的少数几个读过MBA的全给翻出来,看简历、看essay、问学校情况;info session回来后学别人写感谢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好不容易想起来有个两年没联系的朋友是做投资的,也立马发个短信给人家问问有没有认识Duke或Darden的校友。当我第二轮认识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essay,想找人却苦于找不着依靠的时候,我也意识到自己犯的另一个巨大错误:没有加入任何MBA申请的小组或团体,孤军奋战。其实7月份Ross那个同学就提醒过我参加一下workshop会有帮助,无奈当时我处在自大光环之下,压根没去了解这workshop究竟是干啥的,更别说参加了。等后来迷茫失落的时候,才觉得哪怕是同伴一声鼓励或相互发个牢骚,也能让煎熬减轻一些。直到Duke的hub面试,我才第一次大规模地认识了同道中人,第一次找到组织。



选校
申请过程中有几件事是自己可以把握的,选校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再看我的申请timing,就会发现我几乎没怎么花时间了解学校,info session去了三个后觉得没啥大意思就再没去了。第一轮为什么申请HBS?因为自大,觉得不妨一试;Tuck?去了一趟info session,校友很亲切,白人区,名头不错;Yale?NGO嘛,当然要申Yale啦。基于这些肤浅的认识,第一轮毫无意外全挂了,至于我和学校相互是否fit,天知道,因为被ding后我就再没兴趣去了解这几个学校的信息。 第二轮申请,我唯一剩下的条件就是只去村校,然后当徜徉在Duke网站、博客以及CD上Duke相关帖子之后,深深地爱上了她。第一轮申请是看见个姑娘长得挺美就给人写信示好,第二轮虽然时间仓促,但对对方的了解还是深刻了许多,再示好,便比第一轮的信要到位多了。我很想开学后去问问Russell他们看了我的Why Duke essay后是什么评价,然后臭美一下。



缘分
我在Tuck的info session上认识邻座一个老外姑娘,后来邮件联系。她问我去不去Duke的session,我当时回答说Duke太finance啦,我不去(Duke finance?你们说我当时是有多二?)。后来是她写邮件告我Duke的课程设置很灵活非常有吸引力,Team Fuqua非常棒,一定要试试。她是我申请MBA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要不是她力荐,我估计根本不会把Duke放到申请list里来。后来这个姑娘R1被录取,没多久我也接到面试,接下来会成为同学。我跟Russell在电话里说起这个缘由,他哈哈大笑,希望他会褒奖那姑娘。
我不是还发短信问朋友认不认识Duke或Darden的人吗,对方回答:还真有一个Duke的。后来约了她俩吃饭,得知面试我的校友跟吃饭的那个校友居然是同班的。面试前我其实一直在祈祷:阿杜啊,你看,咱俩的缘分已经这么近了,多不容易,你就把我收了吧。
还有Arthur,也是从头到尾一直见,直到hub面试以及录取成为同学。



攒人品
第二轮申请交完以后的等待同样很煎熬,得找事情消磨时间。于是,同事提出需要帮忙的,一概无条件出手;以前看着不顺眼的领导,好,我多听你的多帮你做事就是;无所事事的时候去GMAT逻辑区,挑0回复的问题解答解答,活络活络脑子,也免得发帖人失落。当然了,偶尔有人回复说解释得很清楚多谢啦,那时候自己也还是挺满足的。



抉择
Notre Dame的offer准时在3月1日发出,每年5万多奖。这个学校很牛,在美国声望很高,校友网络很给力,我的前CEO跟我聊天全是说ND,只字不提沃顿(估计他EMBA也没怎么好好上)。我拿着offer挺开心,70万人民币不少啊,我这种穷鬼得多久才攒得出那么多钱,况且还要养家糊口。心里无比感谢ND的认可与慷慨。
可如前面所说,Russell来电话时,我差点哭了。就是那种期待已久的结果,提前三天突然通知,一个大大的惊喜,情不自禁。一路准备MBA走来,不能说多苦,可也经历了在职准备GMAT的紧张,开头的自大,中途的自卑,迷茫时的无助,等待时的煎熬。我跟老爷子说:这才是开始吧。是啊,接下来两年异国他乡艰苦学业一穷二白,我和老婆两个人将经历人生中最辛苦的两年,前面的申请只不过是热身罢了。
面对ND的“巨资”以及Duke之间的选择,我觉得,一切决定最好不要把钱作为首要考虑要素,哪怕我将来还是做NGO收入少,也总会找到解决办法。老婆深明大义,问:哪边暖一些?我说那自然是Duke。好,那就Duke吧!



文章来源:网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