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记录

7已有 529 次阅读  2011-02-22 22:32   标签office  style  正月十五  我是真的 

29日是我的生日,如果不是有人发信息,我是真的忘记了,我妈都不记得了,她是第二天早上想起来的。她总是会记得农历的生日,也许是因为和正月十五近比较好记。因为我们记东西总是喜欢联合些什么,是个大家都有的习惯吧。

 

   过年前姥爷突然住院,大年三十都是在医院过的,当时我和我妈过去的时候,在急诊室看着喘气都有些费劲的他,我突然意识到人老了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缓慢的动作,缓慢的思考,突然又不能说话的惊慌,如果是我,我肯定会疯了。当天舅舅没穿外衣就从永宁做120过来了,忙前忙后,交片子挂号,所有人都在做事情,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慌,思路一直木讷的停在我和妈妈帮他脱袜子时,护士为他做检查,我总觉得很强硬,或者是蛮横,但是就是有一条腿没有反映。我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慌张或者紧张的时候,我总是能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直想一直想。

 

   还好,这些都发生在好多天以前,后来的他可以自己吃饭,走路,说话,虽然还是很缓慢,但是看着他自己喝粥总觉得很踏实,虽然碗总是有些倾斜,所以我一直盯着看。我突然觉得他老了好多,不同与我印象中的他,也不同于家里20多年前老照片里的他,但是却是不能否认他们是同一个人。其实我知道,印象永远是过去式的,但是总会拿出来看看,希望有迹可循。

 

我想起送饭的路上我看见了张大大,是我妈以前的同事,他在骑车过马路。看见他的第一眼也让我觉得他也变老了,是带上了老花镜么?我知道,不是,是那种无关乎衣着装饰,让你一眼就产生了的感觉。印象里的他好像还是那个抱着没上学前班的我,逗小孩似的说“走,抓花咪去~”其实我一直也没想起花咪到底是蚂蚱还是螳螂,又或者是其他什么。这又让我想起了那个帮我抓苍蝇的叔叔,还有被困在塑料袋里的两只嗡嗡叫的苍蝇,那扇仓库大门,还有旁边的芍药花。有时候就是这样在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些人,一些事来,看不清楚,但是却无比真实,就像抽屉里的花露水,总有小时候的味道。当偶然在路上碰见的时候,我还能认出一些,但是他们都已经认不出我来,所以大多数我是保持沉默的。

 

我去银行存了些前,还剩0.59元总让我害怕会因为什么扣光,影响什么信誉之类的。可能是过年吃饭的时候他们有提到信誉烂七八糟的东西。有时候一些事在脑海里有点印象,不管好坏就会选择敬而远之,或者说是不要扯上关系,会麻烦。

 

回去的时候,我又坐在了床前,和姥爷对着傻笑,好像笑已经变成了他和别人交流的方式吧,因为耳朵特别聋,除非有人嚷着和他说两句,他几乎是一直很安静的。他一笑我总能想起小时候,那时的我总有些奇怪的习惯,比如只吃炒菜,然后姥爷总是骑车带我上街。那时的他也许还能抱起我吧,也许他的好多习惯总是被姥姥或者其他人不喜欢,又或者是我和他不生活在一起,我总会想起那个笑着和我说:“走,上街买菜去”的人。选择性记忆?

 

后来,抱着保温桶,我准备回家,站在马路边我又突然决定坐车回家,凭着去年的印象我站在了马路的这边,上次坐这个公交车好像还是去年寒假,当时还被同学鄙视不知道回家的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总是习惯突然改变主意。

 

半段一直在我不熟悉的道路,我只能说我知道这里应该有路,慢慢的,就回到了我认识的主路上,路过那个公园,记得当年我在那里潇洒的一撒,当时可以说是表现的天不怕地不怕,事后想想其实一直很害怕。然后就是湖边的一群大建筑,我不认识他们,也从没想过要认识。接下来就是小学那片,老师住的小区里的那片空地已经都是运动器材了,教学楼也被从新粉刷了,看不出原来瓷砖墙面的一点痕迹,如果不是这里的地理位置,我几乎就认不出来了,虽然只是变了外表。还有一些在老位置的小店,有的开着门,有的已经关门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关门了,记得以前总是在那里买橡皮和胶水,橡皮永远是被切的粉碎,胶水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有。还有总是缺角的三角尺。

 

再往前就是以前的高中和初中学校了,可是车子就这么拐弯了,好像知道印象里就是这样的,但是当发生的时候总有些遗憾和说不出的无奈。总以为就是这么走下去是正确的,但是当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再往前就是以前练习计时800米的那片,围着那片跑四分之三永远是初高三课见的噩梦。中间里的建筑已经印象不轻了,但是路边无数颗松树,还是和印象里一样。也许是坐着车,很快就到了拐角,记得初三那年,在那里我看见了人生中的第二次群殴,一个人抱头侧躺在那里,几个貌似比我们要大很多的男生在踢打他,当时的我也只是一晃而过,好像还有人拽着我加快了脚步,印象里我没敢看他们的脸,只记得他们都穿着皮鞋,好一阵我一直觉得年纪不大穿皮鞋的都是坏孩子,虽然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有当时那么强烈罢了。

 

后来知道那个被打的是隔壁班的一个人,当时只是知道他,还和最好的朋友给他起外号貌似是“豆儿”,但是怎么也想不起原因来。这又让我想起过年前刚和这个最好的朋友联系上,还说要请她吃饭,还不知道去哪里好,下车前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绕过环岛车就要停了,询问过不用再刷卡后我就下车了,穿过马路打算抄小路回家,后来发现小路被封了,抱怨了几句也就接着往前走。突然意识到什么,我后退了几步,这是一家饭馆,确切的说是一家关门的饭馆,真正关门的饭馆,透过玻璃能看见里面一片狼藉,对联也只剩下二分之一,还飘着四分之一,印象里我好像在里面吃过饭,或者没有,总之我进去过,回家的路上我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偶尔停下看看野狗打架,但是一直没有想起来。有时候有些事就是这么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也许无关紧要,但是总会和印象中的一些画片冲撞。

 

回家后吃吃喝喝就三点了,我还是决定吃点面条,我准备三点半的时候去煮碗面,争取335吃上,后来我妈就回来了,在我要求吃面的情况下,她去劳动了,但是可能因为最近懒了“点儿”,我被勒令自己煮她擀完的面,这点勤劳我还是大大的有的。

 

一天老妈也没记起昨天是我生日,哪怕是看着电话上显示的时间问我“今天9号啊”我也只是“嗯”了一声,虽然小失望了一把,但是我确实也无所谓的,我不喜欢过生日,嫌麻烦,可能是我是个喜欢凑热闹而不是制造热闹的人吧,或者说是麻烦,记得小时候电视里的女的永远都会说,过了20岁以后的生日都是无奈的,是看着蛋糕上生日蜡烛的增加,对流失的岁月无能为力的惋惜吧,现在的我也挺无奈的,也许是我长大了,也许是我老了。

 

以前我总是会赋予特殊年龄特殊的任务,10121820貌似之前都被加上了一些特殊的意义,特殊的任务。是什么我好像忘记了,但是我知道,有一些确实没有完成,遗憾嘛,也说不上。但是我的生活还是挺精彩的,回想起来很多狗血的情节我竟然也经历过一些,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的反映永远是无奈的“靠!”了一声,当回头想想的时候也之能“呃。。”之了过。

 

有时候想想生日其实就是个日子,在千千万万个日子里它又不是那么特殊,对了,昨天下雪了,特殊了点儿。

 

我感谢所有在我生命中出现了20多年,或者几年,或者几天,或者只是一会儿的所有人,所有事物,也许我记得,也许我不记得,但是都组成了过去的所有岁月,需要感谢。在此再次感谢所有昨天发短息的人们,如果你过生日的时候我没有送上祝福,我也厚着脸皮请你原谅则个,我不是个记性好的人。

 

 

                                                                     2月10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