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一篇:牛逼gay的博

3已有 418 次阅读  2010-06-25 02:30   标签旧作  gay 
    偶然间看到了“帅哥同志”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411810),一口气从头看到尾,不自觉发现掌心多了一层汗。帅哥同志的文字率真,且对性描写的大胆,着实让人生畏。他的文字之所以被大都gay和非gay所追捧,大致是这样:
    第一,非常写实。我摘下几段文字,如下:
    “我是个gay。一个外表很正常,很有目标感的gay。我很正常,一直没有为自我认知烦恼过。我所烦恼的是,如何有真正满足又怡然的生活,这其中,需要有一个真正喜欢的爱人”
    “当里面的裸体男人开始射精的时候,我把他的手拉进我的衣服里。他喃喃地说,哇,好性感的胸肌。我解开领带,把他的头放在我的胸膛前,他轻轻地舔了几下。于是我把裤子拉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含住了。”
    “其中一个老姑娘叫道:“怎么好男人都是gay啊!”真是讽刺,gay男人的善解人意,和女人天然的惺惺相惜的感觉对于每个女人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安慰和诱惑,尤其是那种外表很优秀的gay男人实在有着杀人的诱惑力。”
    “听局长讲话的时刻,Eric同志发现,局长的故事无法继续了。他猛然在他的声音中找到了自我,随口骂了一句,你真卑鄙啊!局长同志竟然笑起来,说了一句,你的声音好性感。Eric同志又随口一句,你他妈的真不是东西,想老子操你吗?局长同志沉默片刻后说,我硬了,一听你骂我,我就硬了。”
    以上的几段文字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也不算是经典文字,但是可以看出帅哥同志的率真个性。
    第二,感情细腻。如下:
    “小勇原来给我寄过很多照片,后来我只保留了几张,其余的,都全部烧掉了。从那个随便扔在阳台的旧箱子里翻出他的照片,已经受潮粘在了一起,我急不可耐地撕开来,把它们放到台灯下。是的,他就是小勇,我曾经爱过的家伙。然后,我离开了他,就象当年的涛狠心地离开了我。”
    “本来已经困倦熄灯了,不知怎么,脑海里突然闪过《断背山》结尾的画面,埃尼斯喃喃的说“Jack,I swear...”,那叠合在一起的衬衫再一次在一个深夜击中了我。不知为何,在习惯性地看完那个催眠电视节目《康熙来了》之后,关掉那一片喧闹的声音,本该进入梦乡的时刻,一个闪念的刹那,我醒了过来,心里竟是凉凉的。”
    “这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他事无巨细的拯救着人类危机,同时执着忠贞地爱着一个女人。当英雄浪漫起来,谁可抵挡如此情境?”
   
    这种触及人的心灵的文字是吸引我的主要原因。有时我在怀疑,这家伙所写的故事是编出来的吗?如果是这样,一定是一个意淫大师了。不过如果是真实的话,注定这个博客不会常更新,因为人是需要隐私的。
 
    我很欣赏有才华的同性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象张国荣,阿莫多瓦,elton john,苏珊·桑塔格……他们看待这个世界与异性恋是不同的世界,在他们的眼中,很多人都是同性恋,抑或双性恋,这是我们异性恋所察觉不到的。所以,他们所表达出来的情感非常的细腻。看看阿莫多瓦的影片就知道同性恋男人是多么的细腻与敏感!
 
    在这个世界上,同性恋写出不朽诗篇,拍出好的电影。有些异性恋却对同性恋的情感有着非常精准的把握。这些代表人物有李安(经典的《断背山》),研究同性恋的学者李银河(她自己在blog上说明其是一个异性恋者)。这也让我感到,其实人是大同的,不管你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作为个体,只要有足够的敏感与细腻,就能做出不那么平庸的事。
 
    同性恋话题就说这么多,下面扯一扯我对博客和郑渊洁的看法。
 
    我发过一篇博客《说说老郑》,对郑渊洁的文章表示认可与赞誉。不过最近感觉他有些媚俗了。文章不好好写,配合新浪玩播客,贴图片,搞talk show。早期我曾经将余秋雨的博客加入到我的RSS list,后来发现他只是将自己的节目链接贴到博客上,没几天我就从list中删除了。关于郑渊洁,我仔细研究了他这个人。优点很多,比如坚持做事,聪明,有商业头脑。但是看过他的节目后,我发现本人与文章的风格不太一样。所以我想起傻逼老罗在一次访谈中说到:我喜欢郑渊洁的文章,但不喜欢这个人。我现在的感受大抵如此。
 
    想想我们每个人难道不是在重复着某一个时期的自己吗?看看halfy的这篇《随手写》吧,他随手拈来的这篇文章,竟然道出了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重复。不过我们总是要活得快乐些,开心些。
 
     今天北京下雪,歌声响起“2006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晚一些……”
 
Robert
写于2007年冬天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