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MBA申请之曾经痛彻心扉的Yale面试

和我之前面试过的MIT的经历有点像,Yale也是我第二年申请时的最后一所学校,本来以为前7个都挂了,最后一个希望也不大了,没想到最后居然很惊喜地拿到interview,但面试邀请里明确地说要直接到学校去面试,这个要求实在有点BT。

先说几句对于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 (SOM)的了解吧。这是一所崭新的商学院,70年代才创建,但进步非常快,在我十几年前刚刚听说商学院的时候,Yale排名只在20几名,但没过几年,到3、4年前就经常可以排进Top10了,往往是跟NYU Stern大致并列。这家商学院比较出名的是其NGO的方向,也受了所在大学的人文精神的影响。我对它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校友在邮件中跟我说,耶鲁的商学院“是一个可以谈理想的地方”。对一所商学院进行这样的描述虽然不是惟一,但肯定也很罕见。

虽然历史不长,但Yale SOM也有很多著名的教授,跟中国相关的有两位:一个是Stephen Roach,是Morgan Stanley前亚洲区主席和首席经济学家;另一位是著名的华裔经济学家陈志武—当然我只是说他著名,至于实际的水平还是不评价了。

另外,Yale的课程设置也别出心裁,整个的课程体系跟别人都不一样,说是按照实际的经商环境来重新设计的整套课程,当然由于我也没去上过,所以不知道实际的效果如何。

说回我自己,当时我心想干脆拼了,虽然当时是在澳洲悉尼工作,那我也飞到美国去做campus interview。走的那天是个周六,本想我和老婆是买了票要周日去看River Dance全球巡演的,只好把票再卖掉,而且那天是我生日。先做SYD—LA的航班横跨太平洋,再做LA-JFK的航班横跨美洲大陆,在路上走了整整一天时间。

走之前尽可能多地联系到Yale SOM的学生与校友,而且提到一天到了New Haven,跟他们去谈以了解学校,约了不少人,既有直接或经朋友介绍联系到的在校学生,也有学生社团的负责人。最后,光是这些就见了快十个人,搞得比转天的面试还忙。

第二天去面试。学校准备的非常充分,把很多申请者都请到学校来,安排了众多的内容,包括ad-com给讲解学校的招生/课程/师资/就业等方面的特点、带领学生去旁听两节课、请吃中午饭、找在校生跟你聊天等。内容还是很丰富的。

我是一大早去,下午2点多才面试的。面试官就是二年级的在校学生。所以面试也是比较照本宣科,没什么太多花样,基本上也就是常见的面试问题,所以这里也就不记录了,我之后会有文章专门总结面试常见的问题,敬请关注。

但有一个问题,是确实我没有准备到,比较刁钻,而且我知道自己回答的明显不好的:“除了你的申请材料上和我刚才问的,你最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是什么?”这个其实并不是说以前就没人提到过,但在我整理之前各种Yale面试的常见问题的时候,确实是没有见过,因此也就忽略了,当时愣了一下,而且回答的也非常平庸。

当然,其实我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此,而是在career goal。而且那次谈的还不是文化传播,但确实是我自己没把问题想清楚。

之后又回纽约转了一天,继续原路返回,在悉尼落地的时候是周六早上8点多,美国应该已经是周五下午快下班了,由于我面试的比较晚,那个周五应该是所有offer的deadline。当时真的挺紧张的,刚出机舱就在门口的座椅上坐下来,打开电脑,用3G卡上网查邮件,发现只有一封邮件让我给interviewer打分的,觉得有点奇怪,难道offer太多了,发不过来?没办法,还是先回家吧,到家9点半,第一件事就是再打开邮箱,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拒信。那是我第16次申请。

申请了这么久,被过拒很多次,这是第一次我的第一反应是学校搞错了,也是第一次真的觉得受到了很大打击,在那之后连续好几天,都沉默寡言,每天都很早上床,但就是要连续躺着3、4个小时,根本睡不着。也许是我的阅历还不够,城府还不够,这件事情当时确实没有办法很快化解开。

现在回首来看,任何经历都只是一段成长历程吧,而且比起之后的很多经历,这个事情也显得非常小了。同时我也确实很庆幸当时没有被录取。当然,首先必须要说,我对耶鲁大学及其商学院是保有高度的敬意的,不过毕竟对于一个想搞文化传播的人来讲,在纽约能够得到的眼界、能够建立的人脉和能够完成的思考,确实不是New Haven一个小镇能够代替的。所以现在想来也觉得好险啊,真是谢前任不娶之恩啊~~~

最后,整点情怀哈。

耶鲁的校园好美好美,我也见到了传说中的Nathan Hale的全身铜像,他是耶鲁1773届毕业生,号称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间谍,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刺探军情,但不幸被英军俘虏。临刑前,英军士兵问他,为了美国独立这种事情而死,是不是很遗憾,他回答说:“I only regret that I have but one life to give for my country”(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第二次生命献给我的祖国)。即使到了当代,在耶鲁这样诞生过5位总统的大名校,在历次最著名的校友评选中,Nathan Hale也都是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收藏 分享
[img][/img]

题目吸引来看看~

TOP

谢谢

TOP

看看

TOP

看看

TOP

谢谢分享

TOP

好风趣的面经

TOP

谢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