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咨询电话:400-6966-260
返回列表 发帖

[排名]大学评价和排名:最新的发展及其对大学的意义(大家冷静的看待排名)

[排名]大学评价和排名:最新的发展及其对大学的意义(大家冷静的看待排名)

2001年笔者曾就世界各国的大学评价和排名作过介绍和分析,近年来,随着高等教育在社会的轴心地位越来越突出,社会各界对大学的需要和要求日益提升,各国对大学的评价和排名也有了新的发展。特别地,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高等教育也真正国际化了,各国顶尖大学所面对的竞争对手,不全然是国内的,而毋宁说主要是国际的,这就催生出世界大学评价和排名。国内对大学评价和排名的学术研究在世纪之交曾激起过一阵热情,但近几年虽然社会各界对大学排名的关注度一直很热,不过学术研究却似乎沉寂了。这与国际上对高等教育评价不断高涨的热情有点不同调。本文将考察大学评价和排名的最新发展,对以前介绍不多但影响较大的评价和排名也略作介绍,据此总结和分析大学评价和排名发展的主要特点,并揭示其对高等教育发展的意义。
   一、大学评价和排名的新发展
   自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推出大学排名以来,世界范围内大学评价和排名的热度不断高涨,近些年来,新的大学排名纷纷涌现。北美、欧洲、亚洲以及非洲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推出了本国的大学排行榜,据不完全统计,到2007年世界至少有20多个国家建立了国内排名体系。地区性乃至世界大学评价和排名也产生了,至于专业学院和学科评价更是层出不穷。我们这里以美国的大学排名为主,兼及其他,介绍大学排名的最新发展动态。
   (一)综合性评价和排名
   1.《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美国最佳大学排名
   在谈到美国的大学评价和排名,自然绕不开《美新》。2001年以来,《美新》有不小的变化。2001年排的“America's Best Colleges 2002”根据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2000年推出的新版《卡内基高等学校分类》(此前1994年版)重新对大学作了分类,排名项目名称也因此改变,如全国性大学(national universities)改为全国性授予博士学位大学(national universities-doctoral),地方性大学(regional universities)改为授予硕士学位大学(universities-master’s),这一改变导致200所大学的分类发生变化。2007年推出的2008版最佳大学排名又根据卡内基版的高等学校分类做了调整,同样导致不少大学类型的变动。
   2007年《美新》第一次把军事学校纳入到排名中,又增列了未排序的学校(按字母顺序排列单独列表)。特别地,针对外界批评,《美新》在10月8日的一期中发布了传统黑人大学(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排名。该排名仅是黑人大学之间的比较,同行调查来自黑人大学的校长、教务长等,指标与美国最佳大学一样。
   为了满足报考学生需要,《美新》近年来在其网页上又列出了100所特色最突出的大学名单,如接受率最高的大学、留学生最多的大学等等。自2002年起,《美新》在网上还挂了部分大学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调查的部分结果,表明对学生学习的关注。
   2.《Princeton Review》推出的由学生评价的最佳大学排名
   《普林斯顿评论》与普林斯顿大学没有关系,是兰登书屋(Random House)出版的,该社以考试补习、教育服务和书籍著名。该杂志1992年开始出第一版“最佳大学”。2008版《The Best Colleges:2008 Edition》排列了366所高校,较前一年增加了8所,有62项排名,每项排出最好的前20名。该杂志每年收集2000多所学校的数据,但上榜的仅是其中300多所。其选择和评价学校的基本思路是:一所大学不大可能在所有方面都是最好的;学术很重要,但位置、成本、规模、校园文化等因素也很重要。因此所选择的学校都是学术得分较高的和反馈较多的(反馈来自顾问、学生、家长、教育界和该杂志在全国的工作人员;杂志派人访问学校,与学校的管理层会面或会谈),而且自1992年第一版就上榜,多次被选;学校有广泛的代表性;调查后学生同意。2008版调查了12万名学生,平均每校325个学生。
   调查以2种方式进行:学生在《普林斯顿评论》的网上(90%)和纸上(杂志工作人员在校园散发)填写问卷。在线调查时间一年(2008版的调查时间是2006-2007学年)。入围学校的正式再调查至少3年(以2006-2007学年为基础,上溯2005-2006、2004- 2005学年)。调查分4类80个问题:学生个人情况;学校的学术/管理;校园生活;同学的态度和意见。2008版增加了2个新分类:最佳职业生涯/工作安排服务、最佳课堂经验。
   2008版的排名举例:最有趣的教授在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食物最好的在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的住宿最好、普林斯顿的财政资助最满意、德克萨斯(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则给予了最好的就业指导。
   3.The Consus Group综合排名
   The Consus Group(TCG)是由律师和管理咨询师创建的,提供商务和法律信息和咨询。其产品和服务包括合同、交易、企业和公司的重要智能。TCG对100多所美国大学进行了排名,方法是:其他已发表的排名、选择性和收益。已发表的排名(Published Rankings)反映了现在和历史的各种评价,包括《美新》、Gourman Report等,该指标的权重为50%。选择性(Selectivity)测量生源质量,根据录取学生占申请学生的百分比、SAT分数、录取学生占高中年级前10%的百分比,权重为45%。收益(Yield):被录取的学生同时为其他大学录取的百分比,权重为5%。TCG认为:很多大学排名年度波动很大,它们的综合方法能提供一个稳定的、准确的美国最佳排名。
   (二)特定类型大学的评价和排名
   1.美国顶尖研究型大学(Top American Research Universities)
   这是由大学绩效测量中心(The Center for Measuring University Performance)推出的,该中心原在佛罗里达大学,2007年该中心及其网站迁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美国顶尖研究型大学的研究还得到马萨诸塞阿默斯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的协作。该中心是从The Lombardi Program on Measuring University Performance项目起家的,该项目得到Lew is M. Schott 10多年的支持。中心在此基础上开发了各种测量和改进大学绩效的方法。最初在1990年代是为了改进佛罗里达大学提供指导,后来使之适用于不同的学校背景,进而从侧重于学校改进转变为数据收集,从个别大学扩展到所有的研究型大学。
   该中心自2000年来每年发表年度报告《The Top American Research Universities》,涉及600所大学。根据9项特征界定研究型大学及分类,联邦研究经费至少2千万,而且在9项指标中至少有一项居前25位。9项指标是:总研究经费(Total Research)、联邦研究经费(Federal Research)、捐赠资产(Endowment Assets)、年度捐款(Annual Giving)、院士数(National Academy M embers)、教师获得数(Faculty Awards)、博士授予数(Doctorates Granted)、博士后人数(Postdoctoral Appointees)、SAT/ACT分布区间。这些指标分别反映的是大学的研究、私人支持、教师、高层次人才培养、本科生的质量。评价考察在每项指标上排在前25的次数,然后是排在前26到50名的次数。
   该评价的思路是:大学都是不同的,没有一所大学是完全类似的。但大学是高竞争的机构,大学无论什么类型和特性,都竞争同一的教师、同一研究经费、在同一有声誉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同一高质量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生源、同一学术奖励。最好的大学在9项上都是优异的,其他的则是某些指标上优异,而不是所有的。其多年研究的结论是:决定一所大学的成功的因素在于对高质量的教师、管理人员、学生的竞争上。是否有医学院并不是研究绩效的根本,关键在于只有高产出的研究、有竞争力的医学院才对大学的研究生产力起加分作用。大学的各种差别有助于解释把所有的研究型大学都排在一个单子是无效的。大学是不同的,差别是显著的,大学内部学院、系之间的竞争常常比大学之间的竞争更激烈。
   2.Kiplinger最有价值的大学排名
   (1)Kiplinger l00所最有价值公立大学
   《Kiplinger's Personal Finance Magazine》的排名以Peterson's提供的500多所公立四年制大学数据为基础,但发表的排名仅120所学校。该评价的思路是把一流的学术与付得起的成本结合起来。在兼顾学术与成本平衡的同时,侧重学术质量,因此学术质量的权重比成本的权重高,约占总分2/3。
   学术质量的指标包括:2005-2006新生SAT词汇和数学得分600分以上(或ACT得分24分以上)所占的百分比;入学率;新生保持率;生师比;4到6年的毕业率(大多数学校报告的是1999年入校的学生)。成本和财政资助的指标包括:本州学生的总成本(学费、托管费、住宿和膳食费、书本费);扣除资助(但不包括贷款)后包括必需品的平均成本;扣除非必需品资助(non-need-based grants)后不包括必需品的平均成本;资助满足需要的平均百分比(基于必需品的资助);学生毕业时积累的平均负债。对外州学生的排名方法类似,也比较外州学生的总成本和资助后的平均成本。
   (2)Kiplinger100所最有价值私立大学
   该杂志同样以Peterson's提供的数据,加上该杂志调查的数据,最后列出了各50所最好的私立大学和文理学院。评价指标与公立大学略有不同,学术质量包括:入学率;2005-06新生SAT词汇和数学分数在600分以上(或ACT24分以上)的百分比;生师比;4年的毕业率;5年的毕业率。成本包括:总成本(学费、托管费、住宿和膳食费、书本费);减去必需品资助后的成本(不包括贷款);资助的满足度;助学金和奖学金;扣除非必需品资助后的成本;基于非必需品的资助;毕业时的平均负债。
   3.《Consumers Digest》的100所最有价值大学
   《Consumers Digest》杂志创刊于1959年,专门评价商品,提供购物建议,使消费者在复杂的市场中获得超值消费。该杂志2007年6月出版的一期推出了100所最有价值大学排名(公立大学50所、私立大学和文理学院各25所)。其方法是:将入学新生的质量(标准化的考试分数、高中排名、平均成绩)与大学的教育质量(4-6年的毕业率、生师比、拥有博士学位教师的百分比)相加,再除以入学成本(年度学费和住宿膳食费),就得到大学提供的每一美元的最大学术价值,此即“价值指数”(value-index)。该评价关于公立大学的排名只计非本州学生的数据,不考虑财政资助的因素,军事院校和专门学院也排除在外。
   该排名的年度波动较大,与2004年的评价相比,2007年公立大学中新上榜的有27所,私立大学和文理学院只有12所还在榜上。2007年公立大学的平均价值指数是94.2,较2004年低仅一个点;私立大学和学院的平均价值指数是95.3,上升了一个点,这说明这类学校的学术绩效提高了。
   4.亚裔最佳大学
   由《A Magazine》(现已停业)2000年在读者调查的基础上排出。该杂志还分析了影响总体排名的因素,包括种族诬蔑和攻击性语言或行为的事件、身体伤害和其他社会环境质量等。
   5.黑人最佳大学
   由《Black Enterprise》杂志推出的年度排名。按照以下标准选择了482所大学:(1)四年制学院或大学,非裔学生至少占3%;(2)不符合第一个标准,但是大的或著名的学院或大学(如南加州大学)。这样选择的目的是范围尽量广些,同时目标学校又是黑人学生感兴趣的。该杂志调查了1855名非裔高等教育专业人士,如校长、教务长,让他们评价对非裔学生美国高校的社会和教育环境。每所高校接受从2(强烈推荐)到-2(强烈不推荐)5等评价。调查的回答者被要求只评价一所很了解的学校。在调查的基础上进行排名,排名的计算根据以下四个变量组成回归的、加权的和倍增的指标:非裔学生5年的毕业率、非裔学生在本科生中占的比例、学校学术环境调查的平均得分、学校社会环境调查的平均得分。
   6.拉美裔最佳大学
   由《Hispanic Magazine》推出的最佳25所大学年度排名。该杂志的网站称排名利用了很多来源,包括学校自己的、《U. S. News & Report》年度排名和《拉美高等教育展望(Hispanic Outlook in Higher Education)》。排名不仅关注学校总的学术声誉和拉美裔学生的注册数(拉美裔学生不低于8%),而且关注拉美裔学生最后实际获得学位的人数。指标包括选择性、毕业率、学生教师比、学术声望,以及拉美裔学生比率、文化课程、组织和对拉美裔学生的资助、拉美裔教师百分比、学生学费、贷款等。排名的具体方法和指标权重未说明。
   (三)特色大学评价和排名
   1.促进品德发展的大学排名
   由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推出,目的在于促进大学生道德品格发展,强调品格培养作为学生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排名分课程、校长和大学三部分。模范课程部分考查了405所大学的品格教育课程,分为10类,包括一年级课程(60所大学)、学术诚实课程(35所)、教师与课程(Faculty and Curriculum Program)(45所)、志愿服务课程(60所)、预防嗜毒酗酒课程(Substance-Abuse Prevention Program)(35所)、学生领导课程(40所)、精神成长课程(40所)、公民教育课程(40所)、品德与性课程(20所)、高年级课程( 30所)。校长领导部分鉴别了50所大学校长,他们“证明了个人对其学校各种品格培养活动和问题应承担的责任。”考评指标包括特别优先强调品德发展;为了学生个性和公民责任生活作准备,学校设计和落实了很多课程,校长在其中起着催化剂的作用;在高等教育中提升品德发展的重要性上起着全国性的领导作用和长期的责任;在学生应仿效的专业和个人生活中品德和正直等方面是模范。荣誉大学(Templeton Honor Roll)表彰了100所大学,“显示了强烈的和令人鼓舞的校园风气,在学校生活的所有方面将个人的期望和公民的责任很好地结合起来。”评价程序是:基金会让美国各大学的校长、主管教务、学生工作的副校长、高等教育协会等提名,同时委托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大学生价值研究所进行搜索,然后根据该研究所开发的筛选标准进行研究挑选。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自1989年开始评价品德发展荣誉大学,2年一次以表彰本科教育中品德培养优秀的大学。迄今已有350多所大学一次或多次被提名为荣誉大学。
   2.最激进的大学排名
   《Mother Jones》杂志评选出10所最激进的大学。排名是对学生激进主义的调查得出的,但未说明具体方法。不过,从历年的排名可以看出,主要依据是发生在校园中的学生抗议示威等政治行动。1994年推出第一个排名,2007年是第14个,1996年评出了1976-1996年20年20所最激进的大学,2004年以前按大学排名,2005年后按事件排名。
   3.最保守的大学排名
   青年美国基金会(Young American’s Foundation)推出10所最保守的大学排名。其依据是学校的课程和使命,“为学生提供整体的保守经验”——“通过大学的使命和课程,宣称贡献于发现、维持和加强学生的保守价值”。该基金会称:学校允许和鼓励保守党学生去探索保守党思想和作家。在保守思想中提供课程论文和学术,强调的原则包括更小的政府、强大的国防、自由企业和传统价值。此外,学校避免偏离学术方向,乃不断研究西方文明,代替偏向研究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性别、后现代主义和其它现代思想。给学生完整的理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文化及其建立的原则。具体的排名方法该基金会未做说明。
   4.创业型大学排名
   《企业家( Entrepreneur)》与《普林斯顿评论》合作推出了顶尖的50所创业型大学。往年该排名分为50所全国性创业课程,50所地区性创业课程,共排出100大学,排名指标包括课程导师、教师、校友得出。2007年的调查和排名方法有所改变,调查在2007年4月到6月间进行,调查问题包括三方面:学术和要求、教师和学生、课外。各部分包括若干问题,学术和要求部分的问题主要有:学校是否提供主修或辅修的创业课程、什么类型的课程(如电子商务、社会创业、国际创业等)、是否要求学生其他形式的学术机会(如实习、实践、咨询等)、与创业有关的课程有多少。
   (四)研究生(博士)教育综合评价和排名
   有些大学评价和排名也把研究生教育(或研究生院)包括在内,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有的综合排名以研究生教育为主,如美国研究型大学排名,也有专门对博士教育的评价和排名,如National Doctoral Program Survey、Students Review PhDs. org Customized Graduate Program Rankings。
   1.NRC的博士教育调查
   美国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曾在1983年和1995年对美国博士课程作过调查。1982年各领域的博士点按大学名称的字母排序,1995年,按名次排序。2001年NRC就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调查,目的是帮助大学改进质量;为学生和公众提供博士课程的信息;提高美国总体的研究能力。2001年NRC委托一委员会总结前2次评价,提出改进方法。方法研究的建议提出了很多新思路,概括起来就是要把评价建立在更健全可靠的统计学基础上。NRC接受了该研究的论证报告(2003年发表)。NRC对调查数据提出的要求是:(1)通过发给学校、学位点、教师和学生问卷收集定量数据(选择领域);(2)收集学位点发表、引用、博士论文关键词的数据;(3)使用收集来的数据(包括定量的质量评价)设计和建构学位点评价。数据收集从2006年7月24日开始,所有的问卷调查现已完成,预计2008年春发布报告。这一研究得到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科学基金会、斯隆基金会(Alfred P. Sloan Foundation)和梅隆基金会(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等的支持,约200多所大学参与。
   2.PhDs. org定制的研究生院排名
   PhDs. org是前达特茅斯学院助理教授Geoff Davis创办的,目的是帮助学生为找工作做准备,并为青年科学家提供言论阵地。该网站的数据都是利用现有的统计和调查,主要来自Integrated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Data System(IPEDS),这是美国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每年调查得出的。还有一些数据来自上面美国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对博士教育的调查,该网站目前使用的数据是1995年的《Research-Doctorate Programs in the United States: Continuity and Change》。博士收入数据来自NSF/NIH/ NEH/USED/USDA/NASA每年对所有新接受博士单位的调查。数据涵盖了全美2356所大学的23518个研究生课程(programs)。
   该网站为用户提供艺术与人文、教育、工程、生命科学、物理学与数学、专业领域、社会和行为科学等领域的研究生院课程排名,每个领域下又细分专业。用户可以自己选择排名指标,并给指标分配不同的权重,从而产生完全合乎个人需要的排名。该网站声称它的研究生院指南是全面的、中肯的、权威的、灵活的、透明的、独特的。
   3.2000年全美博士教育调查(The 2000 National Doctoral Program Survey)
   该调查是由全美国研究生联合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Graduate-Professional Students,NAGPS)在网上收集的,由博士生报告他们的学习情况。调查于2000年3月30日到8月15日进行,1995年1月1日后至少有一学期博士课程的都可参加,来自400多学校5000多博士点32600多名博士生和刚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参加了调查。该调查是观察研究,不是控制实验,所以抽样不是随机的,但也根据学生总数进行了代表性的选择。
   博士教育的排名以调查的结果为基础,并包括教育、工程、人文、生命科学、自然科学、专业教育、社会科学等领域,每个领域再细分专业。调查的问题包括9个方面:为预期学生提供信息、为宽广的职业所作的训练、教学、专业发展、职业指导和就业服务、获得学位的时间、教师的指导、氛围、总体满意度。每个部分都有很多问题,问题分4级回答(强烈同意、同意、不同意、强烈不同意),不知道和不适用也是选项之一。每一部分还留有一个自由回答的项目。
   调查结果有三部分:课程排名(rank programs)、课程报告(program reports)、综合结果(aggregate results)。课程报告只有调查参与者、其系主任和院长可以看,不对普通人开放。课程排名按学科专业划分,都分两部分:调查的基本排名(basic rankings)和用户定制的排名(customized rankings)。基本排名反映了本次调查的结果,用户定制的排名由用户自己在以上9个选择指标及权重进行排名。
   总的来看,美国博士生大多数对其教育经验是满意的:有81%的被调查者对其博士课程满意,86%对导师满意,80%会向预期学生推荐。不过所调查9个方面的评分却不高:为预期学生提供信息C+(59分)、为宽广的职业所作的训练B-(62分)、教学和教学助理的训练C(53分)、专业发展C+(56分)、职业指导和就业服务C(51分)、获得学位所花的时间B-(61分)、指导B(74分)、氛围B-(64分)、总体满意度B(67分)。
   该调查和排名可能是最早的用户定制排名。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指标和权重获得排名结果。
   (五)学科、专业和院系评价和排名
   1.英语世界哲学研究生教育排名
   这是由德克萨斯(奥斯汀)大学法学和哲学教授Brian Leiter推出的。评价方法是声望调查。综合排名调查了近270名英语世界的哲学家;总共有310名哲学家参与综合排名和专业排名调查。综合排名的问卷是一份99所大学哲学系教师的名单,评价者就教师对考生的吸引力、其才能和哲学著作的质量、研究领域、未来几年的胜任性进行评价。系的排名是对博士教育进行5分制的评分。评价者不得评价自己所在的系和获得学位的系。
   2.政治科学系全球排名
   伦敦经济学院的教授Simon Hix选取了63种期刊,计算每5年时间内某大学发表的论文总数。他通过把论文总数乘以期刊的影响因子、论文总数除以该校政治科学系的教师数、在其他4个排名中该大学的平均位置,最后得出1998-2002年间的“Global Top 200”。
   3.经济学系排名
   克里特大学和塞浦路斯大学的Kalaitzidakis等人在2001年根据1994-1998年论文的引用情况排出30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类学术期刊,然后分析各大学经济系在这些期刊的发文页数(考虑期刊影响因子、多作者等因素,但把同一学校商学院教师发的经济学论文包括在内),排出世界和欧洲大学经济系的排名。
   (六)有意味的排名
   1.《华尔街杂志》50所顶尖研究生生源学校(feeder schools)
   《华尔街杂志(Wall Street Journal)》通过咨询研究生院长和顶尖的招聘人员,并结合已发表的研究生院排名,选出15所最好的研究生院。再跟踪这些研究生院,调查他们招收的5100名研究生所获得本科学位的学校,再计算本科学校的规模,得出总的“饲料分”。根据这些得分排出向15所精英研究生院输送学生的50所最佳本科大学。
   2.StudentsReview. com的学生排名
   完全由学生(本科生和研究生)评价自己的大学,调查的问题分三类:系、大学、社会的/交互的(social/interactive)。该调查全凭学生网上填写,不是科学抽样,但提供了有趣的评价。调查结果做成动态排名和正式排名两部分。动态排名包括:50所最佳大学排名、顶尖工学院排名、最适宜受教育的大学排名、最有创造性学校/为聪明的学生排名、最美丽的校园排名、社会生活最好的大学排名。因为不断有人参与网上调查,所以排名总在变化中,每个月的动态排名就及时反映这种变化。
   (七)世界大学排名
   世界大学排名随着21世纪的来临而产生,此前《亚洲周刊》曾在1997-2000年对亚洲地区的大学做过排名,瑞士科学技术研究中心(CEST)于2001年根据大学发表的论文数量或平均影响力这一指标对世界500多所大学进行过排名。不过,真正意义的世界大学排名首推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2003年发表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此后,《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在2004年底发布世界前20名大学的排名。近年来,莱顿大学科学技术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CWTS)也曾推出一个欧洲大学的排名体系。西班牙的一个网站开发了世界大学的网络计量排名(Webometrics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通过正式的电子期刊、数据库和非正式学术交流来评价一个大学在网络上的表现和可见度。似的还有大学计量-全球大学排名(University Metrics Global University Rankings),根据G因素(G-Factor,通过google搜索引擎,计算一所大学被其他顶尖大学的网页连接数)得出300所国际大学排名。⑩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国际版在2006年也发布了一个全球大学100强(Top 100 Global Universities)的排名。
   但到目前为止,年度世界大学排名仅有上海交大和《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两家,这两个排名特别是上海交大的排名也是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不仅为大众媒体热炒,而且也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并对大学办学和政府决策都产生不小的冲击。因为这两个排名已为大学所熟知,这里就不详细介绍。(11)
   二、大学评价和排名的发展动向分析
   我们以上文介绍的这些排名为基础,再结合其他大学排名,分析大学评价和排名新的发展动态和方向,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趋势。
   1.新的大学排名越来越多
   近些年来大学评价和排名层出不穷,有综合排名,有单项排名;有本科排名,有研究生排名;有一国大学排名,有世界大学排名。网络技术的出现,也为新的大学排名提供了便利的条件。高等教育市场化的结果,大学入学竞争的表现,虽然高等教育大众化持续扩展,但对优质高等教育的争夺却更加激烈。
   大学排名的趋势是向两个极端方向发展:一端是单一化和个性化,一端是多样化。因为大学之间的差异性,越来越多的评价只关注大学的某一单项,如学院评价,专业评价,大学的选择性评价,教师工资评价,学生道德发展评价,数字化评价,激进性评价,保守性评价;或评价只针对某一特定的群体,如亚裔的最佳大学排名、黑人最佳大学排名、拉美裔最佳大学排名。这些都突出大学的特色和个性。同时,评价自身也更具个性化,更好地满足个人的需要,用户取向,个人定制,使得消费者在使用时更具有主动性。
   因为以往的综合性大学评价常常只根据少数几个指标来界定大学的位置,很难真实和全面地反映出每个大学的实力,特别是每个大学的特点和特色,而且这种笼统的排名对寻求入学指导的消费者(高中生及其家长)所提供的信息、帮助和指导都非常有限,因此大学评价就越来越趋向综合化和多样性,试图涵盖大学和影响大学质量的主要方面和因素。因此,就产生了《普林斯顿评论》对学术、生活、课外课程、社交等8类62项的排名,Ordo Ludus大学排名则评价了学术、生活质量、体育、成本等4类30个领域,College Prowler’s“College Reality Guides”评价了学术、城市、校园生活、宜居性等4大类20个方面。与全面性和综合性相应的是评价对象的扩大,被调查对象或参与人员越来越多,以使评价更合理准确。如《普林斯顿评论》2008年的评价调查了全美12万大学生。
   2.大学排名的机构多样化
   早期做大学排名的主要是商业性的新闻媒体机构,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普林斯顿评论》、《华盛顿月刊》、《华尔街杂志》、《黑人企业》、《社区学院周刊》、《Kiplinger's Personal Finance Magazine》、《琼斯妈妈》、《PC杂志》《消费者文摘》等。媒体做排名易于在民众中产生较大的影响力,也具有市场优势,因为大学排名是从考生报考大学指南发展起来的,自然带有浓厚的商业气息。而《美新》一再被人诟病的就是其追逐利润。近些年来,因为网络的普及和便利,不但各种传统的大学排名大都挂到网站上,专门做排名的网站和大学排名爱好者做的网上排名增多。如www.collegeprowler.com、StudentsReview.com、PhDs.org。
   但现在各种不同的机构、团体和个人都加入到排名中来。学术机构做大学排名近些年非常活跃,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大学绩效测量中心”推出了美国顶尖研究型排名,美国研究理事会进行了博士教育调查;欧洲做大学排名的有德国高等教育发展中心(CHE)、莱顿大学科学技术研究中心(CWTS)等;中国则有上海交大高等教育研究所等。学科专家做本学科专业的排名很早就有,而且一般都发表在本学科顶尖的学术期刊上。
   值得注意的是,各种社会势力和利益集团也已主动加入到大学评价中来,如PhDs. org的排名就是在The Alfred P. Sloan Foundation和The Burroughs Wellcome Fund资助下进行的,这说明大家越来越认识到大学排名的重要性和意义,试图通过排名引导大学的变化和学生的选择。像《Mother Jones’》杂志就很典型,该杂志1976年创刊时的那些人大都受1960年代的影响,支持该杂志的主要是全国进步基金会(Foundation for National Progress),杂志的使命就是通过第一手的调查报告实现社会公正。再如青年美国基金会代表了保守的基督教会势力,因此力图通过全国性的评价和排名在大学中推行保守的课程和论文,以灌输和加强大学生的保守思想和价值。John Templeton基金会也有类似的倾向。可以说,大学排名不仅是大学之间的竞争,也已成为社会各种势力竞争的舞台。
   3.世界大学排名出现
   世界大学排名的发展趋势是从单项课程排名走向综合排名,长期以来单项的国际排名较为通行、可靠,也能为学术界所接受。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以及长期的国内排名和国际单项排名的经验,使得地区和世界大学综合排名的出现水到渠成。
   因为各国之间政治经济、文化的差异,以及大学制度、职能、学术表现的差异,世界大学排名有相当的难度。《亚洲周刊》的亚洲大学排名就因为争议太大而不得不中止。但到21世纪,知识经济、信息技术和世界贸易组织极大地推动了经济全球化,高等教育的国际化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发展,留学生成本增长,世界高等教育市场日益成型,这些都是世界大学排行榜出现的重要动因。
   全球化和高等教育国际化必然导致大学竞争不再限于一国之内,而变成世界性的,各国一流大学对生源、师资、资源的争夺是在世界范围内展开的,学术发表、科研资金的竞争同样是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大学的全球竞争自然产生对世界大学学术评价的需要,留学生、捐赠者、政府、学术机构乃至大学本身都想了解世界主要大学的声誉和名次等信息。至于世界大学排名最早在中国出现,无疑与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有关。因为中国要创建世界一流大学,首先就要了解自身处在什么位置、世界一流大学的特征特别是指标化的特征、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等,这就催生出中国的又一个世界第一。
   4.大学排名更加专门化和专业化
   这表现为评估机构日益专门化和专业化,这首先体现在很多专业排名是由本领域的专家做的,即使大众媒体也做其擅长的方面。其次,一些评价机构都有数量不少的专家和专业队伍;而且专业分工,做调查的、收数据的、搞研究方法的等,分工明确,各守专业。这使得一些专业协会和个人可以利用现有的调查排名,进一步做本领域和本专业的排名。也因为专门化和专业化,使得面向用户定制的排名才可能实现。
   专业化还指评价的细化和深入,从大学到学院,从学科到课程。如John Templeton基金会专门评价学生的道德品格发展,不但评价大学的总体状态,而且又细分为校长领导和课程,模范课程又分10大类,如学术诚实、精神成长、公民教育等。如果不是专门从事品德教育和研究的专家,是不可能进行如此专业和深入的评价的。
   5.学生学习日益成为大学评价的关注点
   高等教育质量归根结底是学生学习的质量,大学评价特别是面向上大学需要的报考指南自然也应当是评价学生的学习,但长期以来因为学生学习难以测评,所以一般就测量学校与学生有关的东西,如声誉、办学资源、教师等,以反映学生的学习质量。近年来美国一些学者试图回归到大学评价的基本面,开始探索测量学生的学习活动和状况,如纽约资助教育理事会(New York-based Council for Aid to Education)2002-2003年开始以评估学生批判性思维技能的“大学学习评价”(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加州洛杉矶高等教育研究所开发的“大学高年级调查”(College Senior Survey)(12)等,其中以印第安纳大学(布鲁明屯)乔治•库(George Kuh)教授开发的NSSE(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最引人注目。
   学生的大学经验最重要的是什么?越来越多的高等教育专家认为答案就一个字:engagement(学业、学行;为学),它指一种积极的学生学习,包括正式和非正式的,与教师的交往、读了多少书,等等。NSSE不直接评估学生学了多少,而是发现学生花了多少时间用在与学习相关的活动上。NSSE是由本科生学习长椅论坛(Pew Forum on Undergraduate Learning)和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很多人期待以该调查替代《美新》的大学排名。因为《美新》完全根据大学的资源和声誉,而不是大学中的学习。George Kuh说:“如果你仅根据资源和声誉评价大学的质量,你就遗漏了大学教学最主要的方面,而这才是大学和学生真正做的。”
   华盛顿一个非营利的思想库Education Sector发表一份报告《College Rankings Reformed:The Case for a New order in Higher Education》呼吁用一种更复杂的方法测量的大学是怎样教育其学生的。这个体系强调教学质量,考虑大学的毕业率,不仅评价学生在大学学了什么,而且评价学生在获得学位后的成功。这种“基于学生”的排名将为导向的申请者提供比《美新》更好的质量测评,因为《美新》评价大学的“声誉、财富和排他性”。(13)
   连《美新》都已注意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2001年就有专家建议《美新》收集学生学习的数据,但当时《美新》认为美国大学和公共机构还没有收集这类数据。但到2003年后《美新》就在网页上挂了NSSE部分学校的部分调查结果。不过,面对消费者,NSSE仍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消费者需要的是公开的信息和比较。但参加NSSE调查的学校还不到全部四年制大学一半,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等高选择性的大学都没有参加;而且大多数参加NSSE调查的大学都不愿意公开结果,仅将之作为内部评价和诊断的工具。但评价学生学习无疑已成为高等教育质量关注的焦点,也是大学评价的大趋势。
   6.反对大学排名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对大学排名的质疑和反对之声自其产生之日起就一直存在,特别在1996年,斯坦福大学的校长Gerhard Casper专门致信《美新》,反对其排名,斯坦福大学还因此设了一个网站向学生及其家长提供客观的数据,而不是主观的声望投票,并考虑抵制《美新》的排名。不过,《美新》的排名仍年年在做,且其他的排名不断产生。
   但2007年《美新》排名发布后激起的反对声似乎异乎寻常的激烈,CNN、《纽约时报》、《今日美国报》、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等都高调报道。很多大学,包括排名靠前的大学,都质疑排名的有效性和准确性,更怀疑一些排名机构所使用的数据和方法,更批判排名越来越异化。批评者称排名根本测量不出高等教育质量,低估了优秀而知名度不高的学校,结果使得很多学生在“好”大学只得到普普通通的教育。很多机构和专家谴责《美新》的排名方法年年改变,是要使排名最前的大学每年有所不同,以便引人注意,根本目的则是赢得巨大的商业利润。大学也在这种排名前迷失了,校友和董事会都为学校的排名焦虑,悬赏奖励提升名次的学校领导(14),校长像是沿街叫卖的小贩,花钱搞公共关系,而不是投在实验室或学术上,有的干脆对数据动手脚。排名更扭曲了大学的招生工作,使得学校偏离教育的使命。
   2007年对大学排名批判的焦点还集中在声誉调查上,声誉是很难界定的概念,专家调查并不能测出一所学校的真实名位。有的专家说只能准确地评出5所大学,即工作的学校、母校、儿子上的大学、参加过认证的2所学校。这其中有3所就有利益冲突。很多专家每年都会大量地收到很多学校的游说信件和资料。正因为如此,2007年就有学校宣布要抵制《美新》的声誉调查,如卫斯理学院。这是一个致力于改进大学入学方法的非营利性组织“教育保护”(Education Conservancy)发起的不参加同行评价的运动,参加签名的学校还有:奥古斯塔州立大学(Augusta State University)、南卡罗莱纳的福曼大学(Furman University)等。(15)由121所文理学院组成的安纳波利斯集团(Annapolis Group)有60多位校长发誓不参加声誉调查,该组织并呼吁开发替代《美新》的排名。(16)
   虽然2007年抵制《美新》排名的声势很大,但因为参加的主要是一般学校,所以影响有限。唯有名校参与抵制才可能成功,典型的例子是2000年雅虎Internet Life排最佳连线大学,但11所声誉最高的大学(布朗、康乃尔、杜克、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耶鲁、芝加哥、加州伯克利、密歇根、华盛顿)都拒绝参与调查。(17)结果,雅虎就排不下去。因此,2007年“教育保护”组织呼吁那些顶尖的名校加入进来。然而,在《美新》等排名中名校的利益太大了,要它们抵制无异于与虎谋皮。
   从大学评价的发展来看,大学排名未来不会消失,只会日益增多,不断改进,既满足多方面的不同需要,又更有效地反映高等教育质量。
   三、大学评价和排名对高等教育和大学的意义
   大学评价和排名最直接简单的意义在于大学改进。如果大学发现自己的排名低,通过与其他学校比较,可以找出问题所在,如新生入学成绩低,就加强招生;班级规模大,就减小班级规模;校友捐赠低,就加强学生对学校的认同教育和校友工作;等等。更进一步还可以从大学评价和排名的变化和发展中洞察高等教育和大学发展的一些信息和意义。
   1.高等教育日益市场化:大学和消费者的分化和分层
   大学评价和排名越来越多,参与评价和排名的机构也日益多样化,营利性大学及其排名的出现,这些现象的背后所反映的其实是越来越强烈的高等教育市场化趋势。我们看到,无论大学和学院、学生和父母政府和雇主、利益集团和大众媒体都对大学排名抱有巨大的兴趣,关注和投入的程度也越来越深。因为他们都已明了,高等教育已经高度市场化了,传统上他们表达和维持自己的高等教育利益,多是通过选票、游说政府和议会来实现,现在他们仍会运用传统的手段和方法,但他们看到连政府都日益通过市场来影响高等教育,因此也更多地加入到高等教育市场中,采用市场运作的方式,进行高等教育的博弈,以获得自己的最大利益。
   高等教育的市场其实在不断细分。研究型大学、社区学院排名,亚裔、非裔、拉美裔最佳大学排名,激进、保守大学排名,商学院、法学院排名,等等,这些不同类型、不同特征的大学排名不断增多,所反映的正是高等教育市场的分化,大学和学院在分层,用户和消费者(学生和家长)也是分层的。各自最关心和最想了解的都是细分的市场部分。特定社会势力和利益集团积极卷入进来,也是要争取他们自己的市场份额。当然,每个机构都试图获取最大的市场份额,而用户则希望获得最大价值。
   对大学来说,面对市场化,就不能固守在象牙塔中,不仅要关注排名,积极介入排名,以提高自己的声誉地位,从而在生源的争夺中占据有利地位,更可以借此攫取师资、政府拨款、捐赠等各种资源,创造有利的办学条件和环境。
   2.高等教育发展的多样化:全面发展、抓住重点、办出特色
   大学排名越来越全面地反映出大学的整体面貌,不仅关注教学和科研,而且涵盖了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现在大学评价的项目越来越多,说明现在大学的职能、活动、事务日益增多。面对如此众多的职能、活动和事务,大学需要如何全面发展,同时又抓住重点,使自身在各种排名中位居前列,在实际的办学绩效上也位居前列,是值得大学校长、管理者和教授认真思考的。
   一般认为,一所优异的大学在各种排名体系中都位居前列,但实际上我们从美国的很多排名可以看出,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MIT并不总在所有排名的最前面。《普林斯顿评论》的评价思路是对的:一所大学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是最好的;学术很重要,但其他因素也很重要。这对大学办学意味着什么呢?顶尖大学应该努力在各方面追求卓越,但更重要的,是抓住大学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这就是研究。对任何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和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学,如果不把研究放在第一,如果不把研究作为自己的根本使命,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成长中的大学,舍此别无它途。这不是说教学不重要,而是说一所大学要根据自己的定位、使命和奋斗目标,明了和增进自己的核心价值。
   《美新》、《普林斯顿评论》等都推出了特色大学项目排名,还有更多的排名是专门评价大学发展特色的,这显示大学的特色已受到普遍关注。这对规模不大的小学校来说,尤为关键,而且也是较容易办到的。但对规模较大的综合性大学来说,要办出特色有相当的难度。这是因为大的学校的竞争必然是全面的,而不是单个领域和方面,这就迫使它们进行总体战争,在一个个领域和方面都追求优异。这其实也是在众多排名中综合性大学占优的原因。
   3.大学问责:承担社会责任,以学术为本,坚持学术自由和独立
   在中世纪大学是象牙塔,在20世纪大学日益变成社会的服务器,同时政府、私人企业、社会机构、个人等都对大学进行投资,这导致大学需要负责的对象增多。各种排名看似主要面向消费者,但实际上对大学产生了巨大的压力,现在的大学必须对市场和消费者作出直接的反应,为社会多方面的需要服务。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利益也出现在国内大学排名中,《华盛顿月刊(Washington Monthly)》就宣称:它们不像《美新》等其他排名,不是问大学能为你做什么,而是关注大学正在为这个国家做什么。是对所有关心高等教育的美国人的指南。在21世纪,大学作为社会的轴心机构,必然将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
   但大学的本质是学术机构,其核心价值和使命是学术,在满足社会各种需要和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必须始终把学术放在第一位。大学也只有将自身的学术能力和竞争力提高了,才能更好更有效地服务社会。各种大学排名,无论其服务对象是谁,所评价的还是学术绩效,是大学学术产出的质量和数量。所以大学不论是受外部各种力量的挤压,还是面对各种社会名利的诱惑,都应以学术为本。
   大学以学术为本,追求知识,追求真理,就当坚持学术自由和独立。虽然大学在承担社会责任、卷入社会事务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上市场化和商业化;虽然大学从社会各方面争取资源,并要向资助和支持大学的机构和个人说明其资金是如何分配、使用以及资金的使用绩效,但要追求学术卓越,就必须坚持大学的自治传统,与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保持独立和自主性,不追逐经济和商业利益,而追求学术绩效,至少要保证学术人员控制和管理学术事务。
   4.大学竞争的加强:创建一流与提高价值
   大学评价的全面性、综合性,使得大学竞争也成为全方位的。而且随着经济、政治、学术的国际化,以前作为民族国家机构的大学将不仅面对国内大学之间的竞争,而且要日益面临其他国家大学的竞争,特别是处在高等教育中心的西方教育强国将对其他国家的大学产生巨大的压力,而其他国家的大学也对西方大学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世界大学的竞争最集中的体现在一流大学的竞争上,世界大学排名的出现最具体地体现出这种竞争,而且排名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竞争。世界大学排名最先出现在中国不是偶然的,是因为中国大学正试图如其经济成长一样创建世界一流的大学,正是在“211”“985”工程的建设中,正是在几所中国大学欲与世界一流大学一较短长的推动力中,才产生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中国的“985”工程不仅立即引起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跟进,而且也激起德国等欧洲国家仿效。各国大学争创一流,必然带来对世界大学排名的关注,更导致世界层次上对优秀生源、学术大师和各种资源的激烈竞争。都柏林理工学院应用艺术学院院长Ellen S. Hazelkorn 2006年调查了世界上202所大学,发现其中很多大学正试图改进其国内或国际排名的位置。这也驱使爱尔兰和英国的大学竞相聘任诺贝尔奖获得者(18)。
   但无论世界一流大学还是国内大学之间的竞争都不可能是外延式的。这有两层涵义:一是不能单纯靠投资取胜;二是不能单纯求数量增长。这从排名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消费者文摘》、《Kiplinger's Personal Finance Magazine》最有价值大学排名考虑学术与成本的平衡,无论对大学还是对学生都是很好的启示。现在却有一些大学为追求顶尖,无节制地追逐资源,极大地提高办学成本,也给学生带来很大压力。中国惯常的做法是为了某一目标,不问成本,无限投入,集中资源,结果常常导致大规模的浪费。这一评价无疑提醒大学在追求学术优异时,应控制成本,实现资源的最大效益。
   5.技术的力量:技术改变大学
   在各种大学排名中,我们看到很多与信息网络技术有关的大学排名,如20所最佳连线大学排名(top 20 wired colleges,PC Magazine与The Princeton Review合作推出的)、在线大学排名(OEDb's Online College Rankings 2008)(19)25所最佳远程大学(25 Best Distant Learning Universities)(20)、数字社区学院调查(Digital Community Colleges Survey)(21)、《计算机世界》做的顶尖技术M BA(The top techno-MBA programs)(22)、About网站做的顶尖信息技术MBA排名(Top 5 MBA Schools-Information Technology)(23)、世界大学的网络计量排名(Webometrics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大学计量-全球大学排名( University Metrics-Global University Rankings),等等。这类排名不断涌现说明信息网络技术已成为高等教育和大学的一部分,在大学的发展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20世纪后半期信息技术突飞猛进,极大地改变了世界和人类生活,也极大地改变了大学。科学技术在近代改变了大学的学科和组织结构,在现代又改变了大学的学术活动和学术行为,并导致大学职能、组织制度、学术生态、与社会关系的重大变革。
   然而20世纪末以来,信息技术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引发了学术出版、科研成果评价、教与学、教学组织、学位授予等的巨大变革。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传统的教学方式、学习行为、教育组织制度、师生关系正在并将继续变化,科研方法、科研组织、科研合作、学术成果出版和传播、知识形态也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大学的制度和理念无疑也必将因此产生革命性的变化。可以预言,技术将成为21世纪大学变革的决定性力量:技术改变大学。
   注释:
   李越,叶赋桂.大学评价述评:兼论中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及策略[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1,(3):37-43.
   传统黑人大学:1965年《高等教育法》所规定的地位,目的是支持100左右的南方大学,这些大学大多在南北战争前后创立,最早的是贵格会1837年创办的Cheyney大学。
   http://www.princetonreview.com/home.asp.
   http://mup. asu. edu/research. html.
   1995年的调查结果见:Research-doctorate Programs in the United States:Continuity and Change.Washington
   (D.C.National Academy Press,1995).
   http://graduate-school.phds.org/
   http://cresmet.asu.edu/nagps/
   http://www.cwts.nl/ewts/LeidenRankingWebSite.html.
   http://www.webometrics.info/.
   ⑩http://www.universitymetrics.tom/tiki-index.php?page=T0p+300+Universities+2006.
   (11)关于上海交大“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可参见:http:// www.arwu.org/ranking.htm。刘念才等.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现状与未来[A].刘念才,Jan Sadlak.世界一流大学:特征、排名、建设[C].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关于《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的排名及其研究可参见:http://www.thes.co.uk/worldrankings,叶赋桂等.《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世界大学排名研究[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6,(1).
   (12)Beyond the college rankings,USA Today,NOV 05,2007,pg.01d.
   (13)Eric Hoover."Researcher proposes basing College Rankings on Students' Success,"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6 (2006):42-42.
   (14)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长Michael Crow的合同中就有一条款:如果提升了学校排名 就给予1万美元的奖金。Alan Finder. "College Ratings Race Roars On Despite Concerns, "New York Times, August 17, 2007. http://www.nytimes.com/2007/ 08/17/education/17rankings.html.
   (15)urk, Jennifer, Macon Telegraph, "Wesleyan boycotts college rankings: College will not participate in part of U. S. News & World Report's survey," The (GA), Jul 23, 2007.
   (16)Alan Finder. "College Ratings Race Roars On Despite Concerns," New York Times,August 17,2007.http://www.nytimes.com/2007/08/17/education/17rankings.html. Alan Finder. "Some Colleges to Drop Out Of Rankings By Magazine," New York Times, June 20, 2007. http://select.nytimes.com/search/restricted/article?res=F30B11FB385B0C738EDDAF0894DF404482。也见"Many American colleges balk at U. S. News rankings" POSTED: 5:01 p.m. EDT, June 20, 2007.
   (17)Kelly McCollum. "11 Major Universities Opt Out of Yahoo's Most- Wired Campus Competition,"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February 16 (2000). http://chronicle.com/free/2000/02/2000021602t.htm.
   (18)Bollag, Burton. "College Ranking Catch On Overseas,"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38 (2007): 9.
   (19)http://oedb.org/rankings.
   (20)http://25best-distant-learning-universities.com/index.htm.
   (21)http://www.centerdigitaled.com/surveys.php?tid=l&survey=comm_coll & loc=2007.
   (22)http://www.computerworld.com/careertopics/careers/story/ 0,10801,64908,00.html.
   (23)http://businessmajors.about.com/od/topbusinessschools/tp/TopInfoTech.htm.
收藏 分享
Your Future, Our Mission. Topway--the world's best business school admission service.

大赞

TOP

谢谢分享

TOP

good article!

TOP

有道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