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女生的感言:似水流年 我在四大的那些日子

6已有 1132 次阅读  2011-03-16 12:11   标签似水流年  dress  写字楼  party  四大  会计事务所  Auditor  职业规划 


又告别了新的一年,JAS 没有写完的故事我帮她写完。整理一下过去写过的东西,我想如果我不记录下来,很多记忆也会慢慢淡忘了吧。我只节选了在firm 里的一些小片段,好像温馨的还是多过失望的。我相信这里很多大家都经历过或者经历着。


第一年

阳光灿烂的日子

第一年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第一次收到名片,第一次买车,第一次坐在写字楼里被人称为professional, 第一次和controller 交谈,第一次装模作样地拿着wine和人social,拿到第一张pay check 偷偷地乐,第一次进冷库里盘点存货,第一次为Xmas party买cocktail dress, 第一次在自己做过的workpaper 签上大名。。。

我翻出我第一年写过的东东,现在读起来我都会微笑,那是一段真正无忧无虑的日子。

公司就是让我们去到社区里服务,

“让我去小学里教小孩子一天书?!当看到我一脸惨绿,漂漂姐姐想了想还给我分了kindergarten (学前班). 咻,还好是最低年级的,小孩子应该比较好哄吧。学校领导还是感谢了我们的到来,当然了远远不及小学时候我们夹道欢迎领导视察时来的“热情”“壮观”。学校很干净,井井有条。我握了握亲自制作的每个小孩子的名牌,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我的同事来到教室前

他们都是5,6岁的小孩子,做在地上很安静的听故事。很礼貌地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到我们这些陌生人的到来。于是很礼貌地和每个小孩子握手,他们叫我Ms.讲给他们的故事都很实用。像小朋友过生日要送礼物,但是礼物的钱要靠自己在家里劳
动挣出来。从小就培养social和理财的观点,这一点我到现在都不行。用英文讲故事
我还是底气不足。没想到他们会那么认真听,一个个表情像天使。

休息的时候,小女孩们围过来。她们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最爱吃什么水果,捉着我的头发说很漂亮柔顺要给我梳辫子。。。那个西班牙裔的小女孩很认真对我说\"I don\'t live with my Mom, My Dad\'s girl-friend blah....\" 真是童言无忌啊, 我还是有些伤感的。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他们每一个人跑过来给我一个Hug. 无法避免地我感动了。 孩子们的Hug来得最自然的感谢,不是social, 不要考虑我的文化,只是他们想给我一个Hug.”

那时候firm也是财大气粗,洋洋洒洒sponsor community events。作为第一年的staff,我还是怀着无限热情投入到了各项活动中,给小孩子包礼物,讲故事,教他们画画。在6月艳阳天的拷的如蒸笼一样的操场上,我居然中暑了~~~我这个“伤员”休息了一下之后,轻伤不下火线又返回到大部队中。

第一年的工作是比较简单的,因为expectation 不高。Test cash, property, prepaids, AP, 差不多就这样,顺便兼职打杂跑腿, 日子倒也轻松快活。

第二年


这一年目睹别人的一场勾心斗角,经历了成长的痛,原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点都不错。

想想当时也许大家都是年少气盛。回想起来当时的愤怒和委屈都已经不重要了。在第二年的冬天,我决定take a break, 申请去了外地做一个长期项目。幸运的是,我遇到很多朋友。

(一) 超人篇

我和一个新的senior做,这个人说话和长相颇像Djokovic。别人都叫他机器人,开始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知道他不吃不喝能连续做10多个小时。他风轻云淡对我说“我每天只要睡4-5个小时就够了。我最喜欢慢跑了,一般跑5-6 mile”我心里想“你是吃黄油长大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我做啊做,做到晚上11点半的时候终于做完了,到后来的加加减减都是靠本能已经不受大脑支配了。我在心里“呐喊”了一万遍 “ Can I go home? Can I go home? Can I go home?” 到了嘴边就变成了”Is there anything I may help you?”. 他太过执着于他现在的workpaper 就随口说让我再等等,等到时候给我点别的东西。我当时瞠目结舌,只好讪讪地说--- OK。 到了12点,senior彬彬有礼对我说谢谢,没什么事情我可
以回家了。我终于放生了,回家洗个澡爬到床上都1点多了。明天还要7点起床,哭S~~~

我的朋友告诉我,笨lei. 你就一直问每个senior要活,他们找不出来总不好意思让你等吧。最好的时机是有第一个人先走。一旦说可以走,你一定要laptop pia一阖,脚踏风火轮,火速离开。(两年后,我的经理说的一句话 – close your computer, run like hell)

不过超人senior还是很用功的。我坐在地铁里都是打打瞌睡听听音乐。有一天碰到他,他居然拿着一个小本本在看公式,准备CPA。汗,原来现实版的“苏秦”在这里。

(二) 加班啊加班

做audit这一行怎么和加班分得开呢?要知道,一层楼里60-70人加班还是很壮观的。Partner 也和我们一起排队领pizza.本来已经做完了,就等着file 10K了,我礼拜五就去朋友家玩了。结果晚上11点多收到老板紧急call,告诉我发现security impairment 一个问题,明天整个team 全加班。礼拜六做到晚上9点的时候. Sr. Manager走过来问我明天(周日)有什么安排。我当时一脸困惑,后来才明白她问我是不是要做礼拜。我说没有。她马上微笑说—那你明天就做1st shift,早上9点来吧。我看了看她,只好说 “臣遵旨”。碰到engagement 上另外一个中国男生。我随口说了句每天都10点以后走,加班好多啊。他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我,已经比去年好多了。去年J 从thanksgiving 的饭桌上拉出来加班的。 他说 “有天我礼拜一去上班,怎么大家都穿着jeans呢?后来才发现,他们通宵加班。我算算我这周做了81个小时,历史最高纪录了!我的另一个senior (第五年)告诉我她最高纪录是做了120个小时。我当时想 --- 这就是差距啊。

10K file的那天可是乐逍遥的一天。20来个人坐在大大的conference room 吹牛聊天,打扫打扫卫生 (we call it shredding party), 出去吃吃饭,晚上search一下有什么电影可以看。场面酷似高中期末考试完,就等着老师说“放假了”.

最幸福的一天就是出audit report 那天,就像800米终于跑到了终点。

(三) 朋友篇

我想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你们—我的朋友们。

在白雪皑皑的冬天,我们在暖暖的餐厅里8卦,在buffalo wings 数着我们吃过多少鸡翅,在我frustrated听听我的唠叨。Team 有个很贤惠的男生,擅长做饭。有一次加班他带来做的dessert,好好吃,可惜有配额的,我只能吃很小的slice,还是虎口夺食留
下来的。

朋友们办了一个Mexican Food party. 贤惠的男生大展厨艺,当他把家里的调料搬出来的时候,真是震惊啊,简直和workpaper tickmark一样多。我的好朋友高中时候修了墨西哥厨艺,她们都是高手啊。喀嚓,感谢那些照片记录下来我们快乐的瞬间。

半年之后,好朋友离开美国。她在安静的机场里给我一个深深的hug,对我说了一句话 “不要太勉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要太为难自己。”我当时的眼睛就红了。


(四) 是走还是留

每个人被移民困扰的人都会记得2007年7月那个crazy summer. 移民局的出尔反尔,反反复复,整个mitbbs 的华人都沸腾了。那时候,大家都忙着找移民律师,体检,FedEx application.

那个夏天,那时候头脑发热一心想往CDO, MBS 里面冲。后来却优柔寡断地徘徊在走和留之间,给我offer的HR director都快发火了, 你还想怎样?挣扎了很久还是觉定在绿卡和工作中选择绿卡吧。于是还是和老公决定呆着现在的城市吧。老公安慰我说,如果你哪天不开心不想干了,我养你啊。

我又回到我的起点, 深呼一口气,好好迎接new senior life.
 
第三年

众所周知,第三年(Senior第一年)是最难的一年。从apprentice 转换成coach, 独立管理整个engagement, 教new kids学东西,给经理 汇报情况,控制整个engagement progress, 自己还要test 相对复杂的东西。

(一) I am burning out

前两年我主要做大的engagements,从来没有做过planning workpaper. 我第一次接手这个mid market client, 第一次rollover PYworkpaper, 又赶上AS5 release, pack update…. 我从来没有见过上百个planning workpaper, 排山倒海地过来。那时候,我几乎没有一点SOX的经验,也不熟悉control testing language, 在AS5应该用怎样的approach 才能efficient. 我不停的问我的老板,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perating effectiveness. Client 有5个不同的sub-ledger systems,每个系统是怎样work,怎样reconcile to GL真是很折磨人的过程。

当时我要planning, SOX, 和Q3 review 同时做,我每天回到家里一般都要做的12点。等我睡觉的时候,闭上眼,就是所有workpaper index。我当时想--- 完了,我要得神经衰弱了。

那时候会做很多奇怪的梦,梦境太过真实,我都分不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我梦到我去考CPA – audit,进了门之后发现是考REG。我醒来好久还要想想,我的CPA到底是不是早就过了。我还常梦到自己说不出话来,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拍拍我的脸,心里还在嘀咕我是不是真得了什么“面瘫”的病了呀。LG揉揉我的脑袋,说我压力太大了,总是胡思乱想。

(二) Professionalism

当时面试的时候一个问题,问我怎样理解professionalism, 我都忘了我说了些什么。就记得下来和朋友聊天,她说”easy! Professionalism is to please everyone.”

绝对经典。

要让老板happy,让老板不要担心,想老板所想,急老板所急,这叫proactive.

对待客户,要如春天般温暖。本来作为auditor, you need to learn how to dance between “client relationship” & “audit quality”. 不同的partner,风格也截然不同。无所谓对错,这里面只能自己体会了。这叫customer service.

对待staff,要帮着他们建立loyalty, 自己走过的弯路不要让他们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对他/她们的career development 负责,coach them, delegate work, motivate them, recognize their work。这叫management skill.

这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你自己要有比较好的technical skills. Senior 不仅仅是一个project management 的角色,很多时候你要有自己的主见,知道怎样defend yourself, 特别是有disagreement的情况下

渐渐地我们学会了扮演好我们自己的角色,隐藏好自己所有的情绪和表情。我们慢慢学会了politically right, diplomatic answers.

(三) 我们十八般武艺样样精

“I’ve got to tell you this” 我的staff一见面就对我说。

他上几周去做另外一个engagement. 客户的楼外有个fence, 晚上十点fence就锁上。他们一群人出来的时候才发现。

当时大家还矜持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其中一个女生,把包丢给staff,三下两下就爬出去了。后来,partner, manager, 和staff 都砰砰砰跳出去了.

我说” I wish I could have taken a picture on your guys. Partner jumped the fence, wow,that is hilarious”. 原来必要的时候,小学学的爬墙头的本领也是需要的。

当我穿着高跟鞋抱着3个大binders 走下楼时候,client 看着我问要不要帮忙。我马上说 “Thanks, I got it. That is how I built up my muscles”.
做我们这行的的要脑力体力两手都要抓。

剩下的故事不可避免地和2008年风雨飘摇的financial market 联系起来。

(四) 转眼之间

两年半过去了,和我同时start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还collect 所有人的farewell email 放到contact folder 里面. 朋友告别的时候,我死缠烂打非要她发farewell email,她说满足你的恶趣味吧。

说实话,还是有些难过的。毕竟是一起都过的日子,那些朋友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当年握着拳头对我说着 “我们要死抗,死抗”的人早已潇洒离开。总当面叫我”coffee, coffee”的JAS也已经开始了 a new journey。离开需要勇气,留下来,我又有多少信心,我又能走多远呢?

如果离开,那么我以前的梦想呢?我坐在图书馆里准备CPA的日子,我在房间里对着镜子练习interview的日子,那些充实又投入的日子是不是从此以后都不重要了呢?

(五) Fed Cut Rate Again!

我出差在外地做项目。 我喜欢阳光明媚寒冷的冬天,走在路上,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凌冽的空气很透明。

当时铺天盖地地都是Fed interest rate cut,民主党内Obama & Clinton 争夺赛才刚刚开始。我记得早上从hotel 出来的时候,USA Today 上说Fed cut interest rate, 我想明明周二才cut 过的啊,怎么周四又cut ?难道USA today outdated. 我还跑到Lobby 里拿了一份WSJ,validate USA today news.

当时和朋友说Fed疯了,难不成interest rate要降到零?当时只是觉得MBS value 都哗哗往下掉,也没有多想。

时隔半年,所有的预兆都波折到各行各业。原来这场风暴来势汹汹。Risk就是当它潜伏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却浑然不知。

(六) 春节还有情人节

这个春节又要在外地过了~~。好朋友发出邀请去她家过大年30。我只好说我尽量吧。晚上她给我打电话说 “你在哪里啊?” 我说“我还在tie-out cash flow,晚上8点半老板要给我们开会,你的年夜饭我是吃不上了

妈妈总说大年三十晚上一定要吃饺子,想想规矩是不能破的。于是冲出去,到对面楼下的一个中餐馆里买了饺子(appetizer)和汤。老板是个韩国人,有点不解地看我只买appetizer.


我回到座位上一看,hoho, 多给了两个,偷着乐吧。这时候同事A刚好走过,我小声叫她过来吃饺子,因为是年30嘛。A看了看我就8个饺子,她说不够她塞牙缝的,让我自己吃吧。一转头,看到一年级的小朋友D看着我们。想想,好像我们刚刚用汉语说的呀,不过好像不需要解释给他听吧。

~~~~~~~

转眼就是情人节了,我被抓到corporate team 去干活,和不同cashflow schedule 做顽强的斗争。七点的时候,manager看到我居然还没走,于是大赦我回家。Too good to be true.

每年的情人节都在出差,一点都不好玩。于是和刚恢复单身好朋友一起出去吃晚饭。她说“真没想到,居然我们庆祝V’s day” 我说 “不好意思把你拉出来,总比我每年和workpaper 一起过强多了” 。

马上要来的这个情人节,我又要在外地过了。

(七) 抢抢抢
10K要file的时候,黑压压的一堆人都在加班。到了7点没有人主动出来order dinner??? 我饿S了。

这时候pizza翩然而止。也不到是那个team 点的Pizza, 目测一下,根本不够整个engagement 的人吃。于是partners, managers, seniors, and staff 大家都排队拿pizza. 轮到我,想了想不好意思多拿,只拿了一块。

到break room 拿水的时候,碰到G, 我看到他的盘子里有两块!我说“你,你居然拿了两块!” 他慢悠悠对我说“你以为还有下半场啊?两块我自己都吃不饱。”

后来听说有的partner 去的时候什么都没了,佩服G的先见之明。要抢才有饭吃。

回到座位上,过了一会听到xixilulu的声音。一年级的小朋友D叫我名字,我一转头,看到他拿着一盘sushi. 他居然自己开小灶!

小朋友D很热情地问我要不要吃sushi。我心想“不会吧,我看上去有那么饿吗?”不过还是有礼貌对他说摇摇手说谢谢,不用了。他说“A (他的senior/当时我想分饺子的人)说中国人都是分享食物的。”他还煞有介事地问了我旁边的一个黎巴嫩人,说你们国家的人也是分享食物的吧。 =_=||

我后来和A一起吃饭的时候问她教徒弟的时候难道连Chinese Culture 101也教育了一把?

(八) 雷达定位系统

另一个Team有一个高级经理,怎么形容呢?她很特别,至今我只碰到这么特别的一个人。她非要让我和另外一个经理做在她身边,美其名曰,方便沟通。

我刚刚帮一个经理做完了之后,返回到座位上,高级经理就问我去哪里了。我和她解释了之后(M经理批准了呀),她说你的职责就是赶紧把comfort letter作完给M经理,然后M经理再给你,然后blahblah~~ 她看着我最后总结了一把 “that is the beauty of the design” 我眨了眨眼睛,心想不会吧,居然和我说 “文言文”了。

那几天我实在累得不行了,又无处藏身,想起别人告诉我的tips。我跑到rest room 里,做了一下,眼睛闭了5分钟。等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高级经理问我刚刚去哪里了?我想莫非她给我装了雷达定位系统?我只好实话实说说我去洗手间了。

2008年干得最辛苦,Client在partner面前表扬我一番,我拿了一个excellent的奖,给我的第三年画上一个句号。
第四年

2008 年的夏天,是中国沸腾的一年,转眼万千的变化是我们从未遇到过的。我们经历着,苦恼着,却又无可奈何着的一年。

(一) A New Era
三月bear Stearns 被JP Morgan Chase 买下来的时候,我还在我的blog写下一个倒的不会是Lehman Brothers. 5月后,我发现原来我已经猜到了结局。早知道我应该改行做风水八卦算命先生。
~~~~~~~~~~~~~~~~~~~~~~~~~~~~~~~~~~~~~~~~~~~~~~~~~~~~~~~~~~~
“在美国这5大投资银行中,我一直对Lehman Brothers有着莫名其妙的好感。雷曼兄弟,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很reliable的感觉。Barclay最终还是没有做了买家,BOA还是 \"marry\" Merrill
Lynch, 政府帮了Bear Stearns, Fannie & Freddie,终于决定放弃Lehman。下一个破产的是谁,WaMu? AIG?

大家知道这场financial hurricane 还没有结束,现在的job market只会更加bloody.同事问我 “你觉得我们还会裁吗?” “没有人知道。”

我在2004年圣诞节在纽约拍摄的Lehman Brothers 的广告/大楼,小小纪念一把。”
~~~~~~~~~~~~~~~~~~~~~~~~~~~~~~~~~~~~~~~~~~~~~~~~~~~~~~~~~~~
后面的故事我也不想重复了。每天听的NPR News 已经成功转型成为Finance 101, 把MBS, AIG,bail-out科普了一番。The Glass-Steagall Act of 1933 在经历了75年之后终于写上了完结篇。

那段时间每个周日都是出breaking news。我们争执着,愤怒着,无奈着,为什么我们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Wall Street collapse不出2个月都波及到了main street。接下来的应接不暇就是各个公司不尽“裁员”滚滚来。

我原本以为自己这几年见过几次let go,已经麻木了。这次的风暴来得悄无声息,等知道的时候,我们得到只是一句“lucky you, you are survivors”

如果若干年后,我能想起这次recession, 我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二) 折磨你,还是折磨我?

我拖了半年多才申请PDA, 因为出差候机的时间太无聊了。PDA就是24/7,你要随叫随到。只要听到ping dong~~~ 一声,特别是晚上十一二点和周末的时候,心里就想 “又有什么事呀?”

有一次我睁开眼睛,看到暖暖的阳光照射到我的卧室里。转眼一想,完蛋了,迟到了。马上坐起来叫“几点了?几点了?”老公说“今天是礼拜六!”

我又一想“好像debt covenants 没有met,客户融资有问题,going concern有问题,audit report怎么就出了呢???” 等等,倒带倒带,好像他们好像7月就签了refinance agreement, 我们还没出报告。我最痛恨做这样的梦,每次醒来都要想想那些是梦境那些是真实。

老公叹了口气说 “老婆啊,你出差,我要给鞍前马后做司机兼拎包。你胃口不好,又挑食,我要下班以后算准时机给你做饭。你忙,家里大小账单都是我来付,割草浇花我全包。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还要兼职“专属牧师”,开导你,让你开心。老婆啊,你们公司是在折磨你还是折磨我啊?”我得意洋洋地对他说 “嘿, 你知道吗?某某(我的同学也在Big4工作)的老公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你相信吗,他现在都全部操持家务了。没想到Big 4还能把老公培训出来,嘻嘻。” 老公抓着我的脑袋说“你们就折磨我们吧~~

这些年,是不是我们都已经条件反射地check email. 那么off-duty, on-duty的界限又在哪里呢?

(三) 不需要眼泪
一年级的staff问我“你有没有看过女生被经理训哭了呀?我最受不了女生哭了”我说“It happens. 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就问她有什么你可以帮忙的”他说“是不是像我这样皮糙肉厚最好?”我说“是啊,这样最好了。”这种事情在忙季会遇见的。一般女生都是偷偷躲到洗手间里哭,擦干眼泪,补好妆,走出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觉得事情cross the line,那么就和HR谈好了。所以难过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睁大眼睛,眼泪就流不出了。

(四) 到底是谁是auditor
被SOX team 捉去当壮丁。我负责financial reporting testing. PBC发出去,client就进来说你问“ 你为什么要选25个sample 呢?不能用IA的audit report呢? ” 我和他解释我们的guidance 对于financial reporting cycle必须独立测试。我们不能reperformance.

Client马上搬出大旗 “我认为你可以怎么怎么样,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要向总部xxx汇报,而且我很担心如果你要这么做的话,我必须汇报给全球总部。这样的话可能你们事务所里其他的office team和别的国家的team 都必须知道,因为我们全球都要用统一的方法。我不想这件事情波及到那么远.” 然后他就微笑地看著我

我当时想:你堂堂一个VP居然搬出来那么多的头头出来压我一个小senior.

我说你“thanks for your recommendation, however, 你们的IA没用选25个sample 测试.” 结果反被他将了一军. 他说 “那你们事务所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呢,早点告诉我们呢?”

我气得脸都红了,明摆着难为我嘛。深吸一口气,和他说 “我会和我们的资深经理说的,同时告知我们的director. 请给我几分钟,我会把我们guidance找出来的。”后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

我的同事很同情地看著我说“他就是这样的。每次都要challenge, 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为什么这个不能代替.” 我说 “明白的,he is auditing our work.”

我找出来公司里的guidance,给他看第几页,第几段,写明我们必须independently test. 我和经理已经汇报过了,经理和director会很快回复的。顺便加了一句 “You are more than welcomed to fax the pages to XXX (他老板啦)”

对于office politics,太多人的修行比我在高得多。我在想,到底要多久,我才能懂得。没有人点拨,那么,我在这方面的悟性又有多少呢

(五) 外包的趋势

做planning的时候,老板对我说要分多少个小时给印度做。让我想什么可以分出去。我绞尽脑汁想 “trial balance, contract review, tie-out, journal entry testing.” 实在想不出别的啦。老板也发愁啊,她也有用印度的配额要完成。

上次Site Visit,老板告诉每个senior带上一个staff 和一个internal auditor。我还纳闷带IA干什么呢?后来才知道我们一些substantive testing也可以用IA来做。我当时很吃惊,心想连financial audit 以后也可以outsource 了?

老板最后还“友情”提醒了一下 “他们都是IA,所以不能按照我们的schedule来.” 我在心里哦了一下。明白,不就是我们加班,IA 不加嘛,还说得那么隐晦。

自从AS5出来之后,很多SOX testing 我们都可以rely on internal auditors. 那些比较简单的工作能outsource就outsource. 每年都要cut hours, improve efficiency,每年都要提高documentation 来应付 PCAOB每年的comments. 那么,未来还有多少工作是能够keep 在firms里面呢?

完结篇

终于写到了完结篇,只是为了给似水流年一个结尾。经历过了这么多人的离开,这一次是我。

阖上笔记本,我把辞职信交了。和后面的engagement managers/partners/client 谈交接工作,say thank you etc….好像在整个过程中最欢天喜地就是我LG了。他说“太好了,如果你继续做下去的话,我都要疯了。”

本来还是想做到经理走,谁都知道做经理一年是辞职的黄金期。我到底还是没有死撑到最后。笑~~

忙忙碌碌的几年中,是什么时候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事业?是什么时候我开始觉得太累了?以前以为只要自己一直走下去,career path就是简单的一条one-way 直线,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原来自己需要做选择题?

我还是很感谢这三年多的经历,让我成长,让我有一个机会去尝试不同的career。终于,我可以告别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