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教中国人撒谎

7已有 462 次阅读  2010-04-02 10:43   标签中国人  语文  老师  撒谎 
   今天看《南方周末》,一篇报道让我感触很深,谁在教中国人撒谎?语文老师。
 这话有点儿绝对,但却不假。
       “拾金不昧”的故事、“勇于助人”的故事、“爱国胜过爱家”的故事、“和落后父母斗争”的故事,等等,在特定的人,特定的时刻,未必是假话,但是,让所有 孩子都写这样的作文,就成了教唆撒谎。
       语文老师教孩子作文,本来应该教语言能力,应该教孩子如何“回溯”自身,观察世界,在自己的身上发现“真理”,在周遭的环境中中发现真实、探究真相,写作 文,“真实”、“说真话”应该是第一位的。
       作文本来应该是不难的,会说话,就会写作文。
      今天的作文,之所以变得难,学生变得不会写作文,是因为语文老师在逼迫孩子说假话,要知道真话,发自肺腑,说起来自然容易,但是,要说假话,还要把假话说 的像真话一样,要把假话说得比真话还好听,这才是今天的作文之所以难的原因。
     我们的孩子,就这样,在学校里学说大话、谎话,说和自己不沾边的不找边际的话。
      否则,他们拿不到高分,甚至拿不到分数。
      某家长网上发帖,暴露自己孩子写作文,提到某些人在烈士墓前“流鳄鱼泪”,结果老师判零分。这个老师到底在做什么呢?他有权判这个孩子怎么想?他是自相的 判官?难道孩子就不能对“烈士墓前的眼泪”有疑问?
      说真话的作文拿不到高分,说假话的作文才能拿高分。
    为了拿高分,孩子被迫说谎话,这是孩子的悲哀,一代中国人的悲哀。
      孩子被迫说假话、大话,每句话变成了和自己的心智不相称的“假话”。无限地拔高“思想”,其结果,必然是成了“伪思想的奴隶”;这还事小,更重要的是,孩 子形成了分裂人格:他们开始掩藏真实想法,不敢透露真实想法,开始用伪装、假话来装点自己。
      这样的民族不悲哀吗?公开场合,每个人都在写“作文”,我们在公开场合,只会“作文”,不会说话,我们成了一个在公开场合不会说真话只会说“作文”的民 族。
       我们甚至会变本加厉,习惯说谎的民族,会变得痛恨说真话的人,我们曾几何时,把韩寒看做是流氓,其实韩寒只是说了几句大白话、大实话而已。
       我写小说《沙床》,说了一句关于“情色”的真话;我写小说《财道》,说了一句关于“财富”的真话;我写《我们怎样纪念二战》说了一句关于“宣仇”的真话, 说真话的结果,大家看到了。
       现在,我用四年时间写了小说《上海地王》,我说了一句关于“房产”的真话,这个真话的结果,我还不知道。“房产困境”是当下中国社会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土 地制度矛盾的交集,也是中国社会利益矛盾的总交集,过去30年中国3亿人进城,创造了世界级城市发展城市神话,也创造了世界级都会噩梦……在这样的领域说 真话,不那么容易。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