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topway(6)

2已有 592 次阅读  2010-06-25 01:42   标签topway 
    在兰州的日子,没有什么事做。每天看电视,北京又有多少人感染了。老迈在北京也是什么都干不了。我和yaxuan偶尔上街,因为在街上别人知道是从北京来的,会被送到医院隔离。

    大概一个多月后,我提前回到北京。路上已经没什么人戴口罩了。我却戴着口罩,觉得自己挺另类。直接去找老迈,我们俩都很无奈。本来雄心壮志大干一场,但是由于非典,一切都不如变化快。回到北京没几天,我就回学校了,待遇是隔离一周。因为那时北大任何从外地回来的都要隔离。隔离的日子更是无聊,每天就是吃饭、睡觉、量体温。我第一次感到无所事事是这么的无聊。虽然我总是很忙,但我觉得忙一点总比闲着没事做好。也许这种忙里偷的闲才会感到很快乐!

    从隔离室出来后,再次见到老迈,我们聊了很多想法。老迈是那种ideas极多的北大学生。而我,因为是学数学的,比较理性也相对严谨。所以我们做排挡,很合适。

    03年的暑假比较忙,老板终于让我排上用场,和实验室的哥们帮他开发一套call center系统。干了两个月,给了2000元辛苦费。我想研究生我对老板的贡献也就在此了。

    03年下半年我和老迈真正合作,他负责申请业务。非典刚完,大家都憋着一股劲。所以生意做的还算红火。我和gwd合作GMAT培训的业务,一切都很不错。直到现在我都很佩服老迈,他的想法很多,写的essay也很profesional。最最关键的是,我们做人都比较诚信。这也是topway口碑一直不错的重要原因。

    03年下半年过的很快,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看着自己辛苦经营的东西逐渐成长壮大,真的很欣慰,可是好景不长,我快毕业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