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套男(上)

26已有 736 次阅读  2011-01-27 15:38
    昨天我终于将戴了三年半的牙套拆除了。07年6月8日到11年1月26日,跨越四个年头,共计1328天。这事的确该总结总结,在写点东西之前把旧日志翻出来。原本是打算从开始整牙,记录到结束。可是仅坚持了一年就没有往下写了。不过现在整完牙再看以前的日志,倒是颇有些风趣和感叹。

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
                                    
 
    这其实是六颗牙的排列问题,但的确是个问题。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个小孩,特别爱吃糖,怕疼。吃饭必须用糖水泡着吃,吃馒头必须夹着白糖吃。有一天,他换牙了。左边的第一颗门牙开始长新的牙,而旧的却没有脱落。爸爸妈妈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而小孩也满不在乎的爱吃糖。经常性的牙疼,爸爸妈妈由于很忙也没有带去看牙医。而小孩只能含着腌咸鸭蛋的卤汁忍受疼痛。小孩很无奈的想象着牙细菌与卤汁战士之间的战斗,那一阵阵的牙肉疼痛伴随着小孩的童年。
    终于上初中了,那颗旧牙终于脱落了,是被新牙挤出来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这颗新牙不守规矩,占着地方欺负别的牙齿。到了大学以后,小孩成男孩了,他很自卑,因为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健康的笑容。终于有一天,他下定决心,好好治治这颗不守规矩的牙。
 
    六颗牙的排列问题,不仅仅是美观问题。最头疼的就是牙周问题。由于排列不整齐,刷牙是个难题,同时吃东西也很麻烦。其实下这个决心并不容易,需要很大勇气,因为要拔掉两颗牙,然后带上两年的牙套,这期间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
 
    每个人牙齿都有问题,它也许不仅仅是排列,也有可能是其它问题,比如牙周肿痛、牙龈出血、智齿等等。这几天我很难入睡,因为在月底我将拔掉两颗正常的牙。在决定进行畸正的一刹那,我就打算要写一个关于它的故事,伴随这700多个日日夜夜。
 
    古人曰水滴石穿,曰铁杆磨成针,这都给了我无比动力。突然有种莫明的期待,让钳子来得更猛烈些吧!也不知道谁说的,你越期待往往越失望。还有7天,在辗转难眠后,等待我的也许只是“啊”的一声,昏厥过去。
 
Robert
07.5.23 夜里

零七年五月三十日
                                    拔牙
    一次拔了两颗,原计划下午写写博客,可是麻药过后还是挺疼的,只想躺在床上不动。没有“啊”的一声晕过去,我倒是和医生开了个玩笑,拔牙前我告诉他:“这可是个体力活”。
 
    发生了太多事情,无论从意志上,还是体力上,都达到了一个低谷。我的状态就像周三的股市一样,跌到了极点。晚上体温一下子就上来了,烧到了38度左右。医生说这个温度还算正常,于是我吃了片阿莫西林,盖上被子捂汗。整个晚上过的都很痛苦,早上起来烧退下去了,不过两个胳膊和膝盖非常疼,我想是昨天烧的。昨天和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嚼起食物有些疼痛,于是随便弄了些软的东西吃。
 
    我是一个很少流泪的人,从我16岁离开家到北京,这十几年来只流过四次眼泪。第一次是17岁,那时年纪小,不懂事。放假回家和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抱头痛哭。这一次因为母亲的病,我在火车上就流泪了。一想起母亲的面容,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来,不能自已。弄牙齿很辛苦但我一点不退缩,坚毅和执着。而在母爱面前,却又那么的不坚强和懦弱。
 
    拔牙之前,医生在我的内侧牙放了几个垫圈,说是弄出一些缝隙,好固定牙套。对于牙医的话我是言听计从,毕竟下定决心做这件事,就要把它做好。这回是要吃大苦头了,我想。
 
    下周五就要带上牙套,成为真正的钢牙罗了。

零七年六月八日
                                   武装到牙齿
    又来到舒适诊所,经过2个小时的煎熬,我终于武装到牙齿了。舒适诊所的前台护士很可爱,舒大夫也是那么的和善和帅气,以后直呼老舒了。我对老舒说,你的工作一定很有成就感。因为你是看着病人牙齿的成长。老舒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发现人们最大的快乐并不一定是挣钱,而是见证成长。比如父母看着孩子成长,老板看着公司成长,股民看着股票成长。而我,一样快乐,我看着我的牙成长。
 
    两年的时间长吗?我非常乐观的认为不长。因为二十年的时间,在力的作用下,排列出现问题,而牙医居然能在两年的时间能复位,我真觉得现在科学太伟大了!我曾经和老舒调侃,会不会需要五年?老舒说如果五年的话,直接做手术好了。
 
    一直觉得是戴牙套,其实不是戴。实际是粘上去的,然后用一个钛丝穿起来,和穿窗帘差不多。我觉得我未来的孩子很幸运,因为我会在他(她)十岁那年告诉他(她)牙套的原理——根据遗传理论,我未来的孩子牙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舒告诉我,赶紧回家吃点东西,由于力的作用,过几个小时以后你的牙齿会有些疼,吃东西很费力。这将持续一周左右。我现在已经感觉到一些疼痛了。不过这点疼痛算的了什么呢?两年都能忍受,还在乎这一周么。
 
    给舒适诊所做个广告:让牙齿找到舒适的感觉,请拨打:010-84831054

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做个勤劳的工兵
     周二下飞机后直奔诊所,老舒忙碌依旧,抽出5分钟给我治疗了牙齿。那两颗牙缺钙了,老舒的建议是不要直接补,而是用老美的再钙化的液体,抹几次就能使牙齿硬起来。这听上去有点象去腋臭的药水,听上去很恶心,但是我觉得也许有效。建议牙齿坏的不厉害的人可以用这种药水,而不要补牙。
    老舒问了我的牙齿情况,是否疼痛?我说不是很疼,清理工作很繁重。老舒又教了我怎样使用牙线,并且告诉我他也矫正过牙齿,有经验。原来是同道中人呀。幸亏我矫正的晚,不然哥们岂不是差点同行了,哈。
    从第一天戴牙套到现在有两周了,牙齿基本没变化,很顽固嘛!老舒说两三个月才有效果,慢慢来吧。三月份的时候和halfy一起踢球,左脚大拇指踢伤了,淤血后趾甲都是黑的。现在已经过去3个月了,才刚刚泛白。估计脚趾甲长好的那天,牙齿们也站好队了!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罗牙家族诞生了,六年后,经过一次残酷的杀戮后,有28个兄弟幸存下来。不过在这场战斗中,逐步分为两派。一派是左已带领的好战派,另一派是右异带领的保守派。

零七年八月十二日
                                  大舌头
    回北京的第二天就去舒适诊所见了老舒,检查了一下,一切都挺正常。
 
    这次老舒送了我一个会变魔术的礼物——活动牙套。目的在于修正上下牙之间的咬合。老舒告诉我,除了吃饭、刷牙,你最好都戴着它。简单听上去,似乎也不难,可是老舒又说了一句:你说话可能会觉得不方便,慢慢就习惯了。当时戴上后,我愣是没好意思开口。据老舒说,至少得戴上三到四个月。
    刚走出诊所,老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说出第一句立刻觉得不对劲,相当的大舌头。吐字不清,很别扭。只好嗯哦呀的接完电话。 
 
    这下麻烦了,工作可不就凭这张嘴么。大舌头的事件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意外,意外啊。 

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武装到下牙床

    北京的冬天,少有的风和日丽。但刺牙的寒风穿过钢丝钻到牙缝里,还是有一阵阵凉意和疼痛。20分钟前我还坐在舒适诊所里与老舒调侃。老舒说下面的牙齿会有疼痛感,你要做好准备。我说时刻准备着!

    现在整牙在中国已经不怎么稀奇了,大街上走过,基本上都能发现同类,龇钢牙咧大嘴的比比皆是。细数起来,我从第一天带上牙套到现在已有近半年时间。我问老舒现在的进度是不是过了1/4了。老舒解释道不能以时间来衡量。难道用钢丝来衡量吗?想想心一阵阵的痛。

    不过到现在对于牙齿问题多少是有些经验之谈了。一个大学同学刚生完孩子,牙齿竟有些松动,向我咨询起牙齿矫正的问题(女人们在生孩子的时候一定注意保护牙齿)。大部分人都不太注重牙齿维护。这玩意说道理没用,只有在20年后才能看出差别。注重牙齿维护的到50岁依然一口好牙。而不注重的呢,也许带的不仅仅是牙套了,而是假牙。带牙套打奔儿和带假牙打奔儿,最大的区别就是假牙可能跑到对方的嘴里——打住了,越说越恶心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不管有没有牙病的人,坚持用牙线清洁牙齿,并每半年洗一次牙,防止出现牙周问题。

    不管男人女人,我觉得未必要笑不露齿,但是笑不露牙床的确是很重要的。这个东西是天生的,谁也不想笑露牙床。冲着这点,好多人都得整整这牙口。

    快回家的时候和小粉同学在MSN寒暄了两句,小粉同学竟威胁要把我说得话发到天涯上。哥们可不是厦大的,不怕!现在流行人贱人爱……

我:今天下面也套上了,疼。
小粉同学:呵呵。
(我补充了一句)
我:指下面的牙。

零八年七月十八日
                                  就像外国人说中文一样
   三十岁决定矫正牙齿的人很少,而三十岁的男性矫正牙齿的更是少之又少,我是这少数份子中的一个。
 
    旅途走到一半了,也是最容易放弃的时候。但我根本没有退路,我总是能在最黑暗的时候靠毅力坚持下去,这也许是我的一个优点。今天见到老舒不像以往那么轻松,因为我知道戴上新的“垫子”意味着什么。其实也不是“垫子”,它是一个可以打开咬合的东西,本来是一个活动的,除了吃饭刷牙可以取下来。可是我总不能按时戴,老舒就想了这么个招儿,给我弄了一固定的,必须得戴着。
 
    戴这玩意有两大坏处。第一是说话像老外。我是一个做咨询的,就靠这张嘴吃饭。老舒真的是砸我的饭碗。不过也可以理解他,不坚持戴就意味着矫正工作被无休止的拖下去,是个double-lose模式。可是我是要说话的,怎么办?一个字:练。首先,我必须把语速降下来。像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的话是没法说了。其次,练习发音。我发现一般的字眼我还能说清楚,但是zi,ci,si,xi说不清。比如你要是问我:你说话怎么那么慢呢?我就不能回答:我说话不利索。(因为索字我发不好,听上去就像一大白痴说话)。所以我会回答:我说话快不了大笑(避免zi,ci,si的发音)。第二是吃饭咬合不行。垫了这么个玩意就是为了打开咬合的。这导致了我的槽牙无法咬到一起。更要命的是在咬东西之前门牙已经碰在一起了,噔噔直响。这可真苦了我了,晚上买了个西瓜都是榨了汁喝到肚子里的。这样的日子还要忍受数月,今天才是第一天,哎。
 
    如果你最近打电话给我,不要以为打错了,我..说...话...快..不..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