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进哈佛商学院读MBA?先过她这关

17已有 1494 次阅读  2013-04-24 15:35   标签哈佛商学院  千里马  Business  利奥波德  Journal 
去年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MBA申请者中,最后只有12%成功入学。迪•利奥波德(Dee Leopold)便是那个负责去粗存精挑选千里马的人。

Channing Johnso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迪•利奥波德是哈佛商学院负责招生及助学金事务的执行董事。
利奥波德是哈佛商学院负责MBA招生及助学金事务的执行董事。她于1980年大学毕业后加入招生办公室,并在2006年成为负责人。尽管她并不会把提交上来的9,000多份申请材料全部过目,但她会阅读受邀参加面试的1,800名候选人的资料,这其中约有一半人会被录取。

相比过去,哈佛大学录取了更多工程师和有国际经验的学生。

利奥波德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介绍了哈佛是如何筛选申请人,以及什么样的特质会让一名商学院申请者脱颍而出。

下面是编辑后的采访内容节选:

《华尔街日报》:你在每一份申请上花多长时间?

利奥波德:最少10分钟,如果算上每次回头阅读材料的时间,大概是30分钟左右。我会先把所有材料浏览一遍,然后再回头阅读。

所有人的材料被分成数堆──有些是需要我花时间仔细看的,有些则是我能迅速作出判断的。每次面试期结束后,我都有点像进入冬眠状态。那段时间结束时,我都需要一名按摩师来帮助放松及恢复。

《华尔街日报》:候选人通过个人陈述告诉你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在你看来,这些陈述有多重要?

利奥波德:我想人们高估了陈述在申请中的作用。它们对于候选人来说确实非常非常有用,而且也是面试中开始进行讨论的一个很好的平台,但我们不会因为一份陈述而录取某人。

而且,我不需要它写得有多激动人心。有些陈述,我一读就突然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篇文笔极好的小说中,这就有点夸张过度、过于精心炮制了。

有时,写陈述的挑战就在于诚实和清楚。如果有人对你说“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也许你就得好好考虑对其加以修改了。不要把它写得晦涩难懂。

《华尔街日报》:你们有没有收到过许多相似的特定类型的答案?

利奥波德:有一阵子候选人得到建议说,当我们要求他们说出自己的三个成就时,他们必须说一个职业上的、一个有关个人的和一个社区服务方面的。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这种建议,他们必须少点公式化的东西。

《华尔街日报》:你希望看到什么人写的推荐信?

利奥波德:我们有这样一个问题,“请描述你曾给予申请人的最重要的一条建设性意见。”如果一个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那么他肯定非常了解这名申请人。我们是不会费神去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提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的。

而且,好的推荐信中会有许多动词。他们会说,她做了这件事,而不是罗列一堆描述她的形容词。

《华尔街日报》:你曾怀疑过自己做出的招生决定吗?

利奥波德:当然,这个过程并不完美。我们就像看过很多病人的乡村医生,经验丰富。

Bloomberg News
去年哈佛商学院的申请者中,最后只有12%成功入学。
我们将那些具有会对这个团体有害的不良品质的人筛选出来。可以说我们非常善于甄别一个人是否傲慢。我们寻找的是自信且谦虚的人。

有一次,我在纽约哈佛俱乐部(Harvard Club)面试一个人,那个人正忙着和一对母女交谈。那对母女非常可爱,但是她们不肯让他走。他知道自己只有30分钟,而我就站在旁边。但他依然友好、沉着地礼待她们。看到他这样做我很高兴。

《华尔街日报》:如果有人重新申请,什么是你希望看到的?

利奥波德:你既不能提交和上次失败时一模一样的申请材料,也不能将其全盘改变以使自己看起来经历了什么事情后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你必须在这两者间找到平衡。很多时候,那些成功的再次申请者使用的基本材料和上次没什么两样,但是会用一年后更成熟的心态和判断力对材料进行仔细思考和反省。

《华尔街日报》:申请者会仔细研读班级简介来判断自己是否合适这个班级。关于那些申请人或是入学者,你们发现了什么新趋势吗?

利奥波德:相对于计划而言,班级简介真的只是一个结果。我们没有统一的模板。

我看到了更多拥有企业家背景的入学者,我们也招了更多工程师。我们学校学生的国籍比例一直很合理,尽管现在越来越难通过一个人的护照来判定他是哪国人。

今年我们将尝试一些稍微不同的东西,询问被录取的学生,了解他们有多少曾自己创业,有多少曾在海外工作等。这些信息有可能不会显示在最近的工作经历中,而近期工作经历以前一直是我们给学生分班时的重点考虑因素。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